• <optgroup id="immcy"></optgroup>
  • <object id="immcy"><button id="immcy"></button></object>
  • <input id="immcy"></input><input id="immcy"><acronym id="immcy"></acronym></input>
  •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 <menu id="immcy"></menu><menu id="immcy"><u id="immcy"></u></menu>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input id="immcy"></input>
  • <input id="immcy"></input>
      • * *

      • * *

      • *

    科越云通關關務資訊

    行業解決方案

    熱搜關鍵詞: 合規認證 云通關報關平臺 智能通關系統 AI報關引擎 AEO合規管家

    知識產權海關保護:定牌加工企業的危險..

    來源: 2021-09-13 閱讀文本僅需3分鐘
    案例一
      2000年3月至5月間,浙江省畜產進出口公司和被告浙江省嘉興市銀興制衣廠受西班牙CIDESPORT公司委托加工制作NIKE男滑雪夾克,由委托人提供制作衣服的原料及標有NIKE標識的衣物包裝膠袋等。浙江省畜產進出口公司負責原料的進口和服裝成衣的報關出口,浙江省嘉興市銀興制衣廠負責服裝的加工制作。制衣廠加工制作的滑雪夾克服裝上縫制的商品標識、懸掛的吊牌和外包裝物上均標注有NIKE商標標識。服裝加工制作完成后,浙江省畜產進出口公司負責報關出口,擬經香港轉口出口到西班牙,以交付給委托人CIDESPORT公司。2000年8月24日,深圳海關根據權利人的申請,扣留了浙江省畜產進出口公司報關出口的NIKE商標男滑雪夾克。此案后訴至法院。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告(美國公司)在中國注冊的NIKE商標受我國商標法保護。因商標權具有地域性,盡管西班牙CIDESPORT公司在西班牙國內對NIKE商標擁有合法的專有權,但其在中國不享有對NIKE商標的專有權。在本案中,被告西班牙CIDESPORT公司未經原告許可,以商業目的在中國境內委托被告浙江省畜產進出口公司、浙江省嘉興市銀興制衣廠制造并出口標識為NIKE商標的滑雪夾克,三被告共同侵害了原告的NIKE注冊商標專用權。判決三被告立即停止侵權,被告西班牙CIDESPORT公司賠償原告損失20萬元,被告浙江省畜產進出口公司和浙江省嘉興市銀興制衣各自賠償原告損失4萬元和6萬元,被告西班牙CIDESPORT公司對其他兩被告的賠償責任承擔連帶責任。本案宣判后,被告不服,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二審人民法院經審理后,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
    案例二
      2002年6月,某進出口公司以一般貿易方式向海關申報出口一批針織男式運動套裝20403套,運抵國為西班牙。海關經查驗發現貨物使用“NIKE”商標,涉嫌侵犯美國耐克國際有限公司在海關總署備案的商標權,遂依法扣留該批貨物,立案調查。
      經查:在西班牙,愛爾蘭MUSWELLBROOK,LTD公司是“NIKE”商標的合法所有人,西班牙KUIPERS DISAWAY,S.L.公司則是其合法被許可人。我國某服飾有限公司根據與西班牙KUIPERS DISAWAY,S.L.公司之間的定牌加工協議生產了該批貨物,由某進出口公司向海關申報出口。在中國,美國耐克國際有限公司是“NIKE”商標的合法所有人。根據西班牙最高法院的判決,美國耐克國際有限公司在西班牙被禁止生產、批發或者銷售標注NIKE文字的產品,禁止以NIKE名稱供應或提供服務、銷售或儲存這些產品。
      海關根據美國耐克國際有限公司的申請依法扣留該批貨物后,某進出口公司提出了書面異議,認為該批貨物不構成侵權:(1)在西班牙,MUSWELLBROOK公司是“NIKE”商標的合法注冊人和使用人,美國耐克國際有限公司對“NIKE”商標權不享有任何權利;(2)構成商標侵權的特定要件是他人使用注冊商標的行為可能導致消費者對產品來源的誤認,而本案涉及的貨物目的地是西班牙,消費者也是在西班牙,不存在誤導消費者的可能,因此不構成侵權;(3)由于美國耐克國際有限公司在西班牙不享有“NIKE”商標的權益,因此無論是當前環節還是產品出口后,均不會對美國耐克國際有限公司帶來任何利益上的損害。
      美國耐克國際有限公司則主張:(1)美國耐克國際有限公司是“NIKE”商標在中國境內唯一合法的權利擁有人,任何人未經其同意在中國境內制造、銷售、使用“NIKE”商標的行為均屬侵權;(2)“授權”的前提是必須“有權”,而由于MUSWELLBROOK公司、KUIPERS DISAWAY公司在中國均沒有取得或享有“NIKE”商標的使用權,其“授權”行為不影響某進出口公司的侵權責任的構成。
      海關最終于2003年6月作出處罰決定,認定當事人某進出口公司的行為構成侵權行為,沒收在扣侵權貨物20403套針織男式運動套裝,并罰款47340元人民幣。
      兩個案件有許多相似性:都是海關行政處罰案件,權利人和最終的受益人都是耐克公司,當時在國內國際上都引起了強烈反響,許多媒體都對此進行了討論,有的對海關的做法表示認同,有的則持不同意見,其中不乏激烈的言辭。
      當時這類案件的處理曾有兩種觀點:一是不予處罰說。基本觀點是:在我國逐漸成為“世界工廠”的經濟背景下,我國生產企業大量為外商從事定牌加工業務,不但企業取得了較好的經濟收入,還為國家帶來了稅收,同時又解決了大批的工人就業問題,這種經濟模式應當鼓勵和支持。而如果把本案的情況認定為侵權,那么顯然不利于這種經濟模式的健康發展,而且也與當前中國經濟的發展趨勢背道而馳。此外,根據傳統的民法侵權理論,侵權行為有四大構成要件:違法行為、損害事實、主觀過錯、違法行為與損害事實之間有因果聯系,而本案貨物根據西班牙權利人的合法授權生產,并返銷到美國耐克國際有限公司不享有任何權利的西班牙市場,談不上對美國耐克國際有限公司權利的損害,沒有損害事實。另外,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是構成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前提,定牌加工是基于有權使用商標的人的明確委托,并且受委托定牌加工的商品不在中國境內銷售,不可能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誤認,因此不應當認定構成侵權。
      另一種是堅持處罰說。觀點是:根據《商標法》第五十二條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均屬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一)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的;……”從法條本身的表述來看,對于該類行為,法律并不強調(也并未授權執法者去考慮)行為的結果、行為人的主觀過錯,其對違法性的認定類似于刑法理論上的“行為犯”,即只要實施了該行為,法律就推定構成對他人商標權的侵犯,應當承擔相應法律責任,而《商標法》也并未將定牌加工作為法定的免責事項。法律作為上層建筑盡管要體現經濟發展規律,要為生產力的發展服務,但是在法律有明文規定的情況下,過多地推敲經濟、生產力的因素顯然超出了執法者的權限范圍,因為執法者的使命是執行法律而非評價法律,并且法律的價值在于它被遵守和執行,在它被修改之前就應當得到適用。
      兩種意見都有自己的道理,尤其是第一種意見從感情上更能讓很多人接受:畢竟中國是一個定牌加工大國,堵死了這條路,很多人就將失去飯碗。需要注意的是:《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議》(TRIPS)并不要求成員方在出口環節必須采取邊境措施。TRIPS第五十一條規定,各成員應按下述規定制定有關程序,使權利持有人在有正當理由懷疑假冒商標或盜版貨物有可能被進口時,能夠向行政或司法主管當局提出書面申請,要求海關當局暫停放行這些貨物進入自由流通。只要符合本節的要求,各成員可允許針對涉及其他知識產權侵權行為的貨物提出這種申請。這種規定的理論基礎是,如果進口產品與進口國知識產權人的權利相沖突,那么這種產品在進口國必然是侵權產品。但反之則未必。因此,TRIPS第五十一條末尾要求,關于海關當局暫停放行從其境內出口的侵權貨物問題,各成員可調定相應程序。
      從這個條款看中國的知識產權海關保護,我國的規定的確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不僅對進口貨物予以監控,出口貨物同樣進行嚴格的知識產權監管。這樣的規定有當時的大背景要求,有國際社會的壓力因素,當然也有我們自己的考慮。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經濟有了長足的發展。但真正做到經濟的可持續發展,不僅需要國內蓬勃的動力,還需要國際上對中國的溫和環境,這樣才能做到發展有后勁,做到良性循環。
    律師建議:
      現在關于這類案件處理問題的爭論已經告一段落。無論是司法機關還是海關及各有關行政部門,都堅持此類情況屬侵權貨物,應予處罰。建議國內的諸多加工企業在這個問題上首先要做的,是不侵權,把好入口關;一旦侵權,要爭取與權利人的和解,避免海關行政上的處理;如果海關行政處罰不可避免,提供從輕處罰的證據,從經濟上力爭少些損失;一般不要為這種處罰的定性問題提起行政訴訟。
      關于把好入口關,加工企業應特別注意的是:
      1、國外在下這類侵權產品的訂單時為減少各國知識產權監管風險,一般會將一個大訂單化整為零,分散成若干小訂單,下發給不同國家的企業或一個國家的不同企業。我國的加工企業在接受一些來源可疑的小訂單時需分外留意。
      2、一旦接受國外訂單,企業在核算成本和利潤之前,首先需審查加工產品是否有知識產權尤其是商標權和專利權方面的瑕疵,如商標是否已在中國注冊、是否還在有效期、注冊人與委托方是否屬同一人,如不是同一人是否有注冊人的合法授權、商標是否與其他受保護商標構成相似和易混淆、商標是否已在海關總署備案等等,一旦存在問題,堅決要舍棄,避免遭受巨額的經濟損失。
      3、如果企業無能力進行上述詳細考察,又不愿意花錢請律師幫助,建議在訂立外貿合同時增加一條知識產權合法性保證條款,以保護自己在遇到糾紛時免除或減輕責任,并可據此向委托方索賠或者拒絕委托方的違約金請
    YO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