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immcy"></optgroup>
  • <object id="immcy"><button id="immcy"></button></object>
  • <input id="immcy"></input><input id="immcy"><acronym id="immcy"></acronym></input>
  •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 <menu id="immcy"></menu><menu id="immcy"><u id="immcy"></u></menu>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input id="immcy"></input>
  • <input id="immcy"></input>
      • * *

      • * *

      • *

    科越云通關關務資訊

    行業解決方案

    熱搜關鍵詞: 合規認證 云通關報關平臺 智能通關系統 AI報關引擎 AEO合規管家

    長期合同,以多晶硅進口審價為例

    來源: 2021-09-08 閱讀文本僅需3分鐘

    對海關估價法律文書的評點



    文/趙國華 北京市銘基律師事務所

    源/《企業如何應對海關審價》

    導讀

    2 009年下半年,我接手了一個A公司進口多晶硅海關估價的案件,其中涉及到國際貿易中長期合同進口價格與海關估價的方方面面的問題,很多問題比較典型,有著比較強的代表性。這里我們用一定的篇幅對這個案件及涉及到的相關法理進行分析,希望能對關心這個問題的讀者有所啟迪,對正陷入類似糾紛茫然無序的當事人提供一點不成熟的建議。


     

     一、案件
      2009年1月,A公司向中國某海關報關進口美國產多晶硅一票共十六個貨柜,單價47.3美元/公斤。海關經審查認為:企業申報價格遠遠低于海關掌握的價格,海關擬不接受企業申報,予以估價。同時,海關調出了三年來該企業在全國海關全部進口多晶硅的報關單數據,發現審價價格都程度不同的低于海關參考價格,于是決定:對三年中所有已經進口的多晶硅予以估價補稅。據企業初步核算,需補繳稅款約人民幣2.1億元。
      海關不認可審價價格予以估價的主要理由:
      企業申報價格為47.3美元/公斤,而當時國際市場正常價格為155美元/公斤。企業申報價格明顯不合理。
      對此,企業的解釋是:
      2005年,A公司作為中國乃至世界上最大的多晶硅用戶之一,與全世界多晶硅領域的傳統七大供應商(MEMC、SGS、Asimi、Mitisubishi、Hemlock、Wacker、Tokuyama)之一的某公司簽訂了五年的長期供貨合同,企業申報的是長期合同約定價格,是真實的。
      企業隨后向海關提交了該份《長期供貨協議》。
      海關審查了該份證據,仍然認為申報價格不符合成交價格條件,應予估價。理由是:
      1、該《長期供貨協議》中約定:買方同意支付一筆金額為1500萬美元的無條件不可撤銷的預付款。買方同意給予賣方對合同規定的產品和包括銷售受益或貨物保險在內的受益享受持續的擔保物權。
      同時,在“所有權保留條款”中規定:賣方對銷售給買方的貨物仍保留獨家的財產權,直到買方付清所有與此項交易有關的債務。
      海關認為:上述條款使成交價格受到了無法確定的條件或者因素的影響,故申報價格不符合成交價格條件。
      2、《長期供貨協議》中有很多很不符合常理的條款,無限擴大賣方權利,增加買方義務,買賣雙方不處于同等位置,合同的簽訂沒有體現任何公平的原則,不符合《WTO估價協定》中交易公平的原則,所以其價格不符合成交價格條件。
      3、《長期供貨協議》的價格與海關掌握的市場價格差別太大,單純此協議仍難以釋清海關的懷疑。
      4、《長期供貨協議》第一條規定:買方應將本產品用于生產之目的,未經賣方書面同意,不得轉售,也不得成為本產品的經銷商。
      海關不認可申報價格的理由主要就是以上四點,理由很多,但仔細剖析,都站不住腳。但在詳細解釋以前,讓我們先了解一下長期合同的基本知識。
    二、什么叫長期合同?有哪些特點?
      長期合同指在國際貿易中,買賣雙方就某一項商品簽訂的長期供貨協議,協議價格一經確定長期有效,不受市場短期價格變化影響。 
      與現貨價格相比,中長期合同定價有以下特點:1、中長期合同貿易雙方資信程度好、企業規模大且雙方存在中長期貿易關系;2、中長期合同方式成交的貨物一般為常見的大宗散貨,如礦沙、石油等;3、中長期合同對一定時段內供應的貨物批次及數量均做出明確規定;4、中長期合同具有較大的穩定性,除非存在較大的瑕疵,雙方均信守約定執行; 5、中長期合同價格波動較市場價格行情平緩。
      長期合同主要可以分成以下四類:
      1、進口合同期限較長(3-11年),有巨額預付款條件,預付款比例達在合同總金額的10-20%之間,金額從5百萬美元到1億美元不等。
      2、合同期限較長(5年),有巨額銀行保證金條件,硅料價格以確定的定價方式調整。
      3、合同期限相對較短(1-3年),有進口硅料出口硅片的互售條款,部分合同有返銷硅片的巨額預付款支付。
      4、合同期限短(1年以內),無巨額預付款,以T/T方式支付貨款。
    三、WTO及美國海關對“中長期合同定價”方式海關估價的有關規定
    (一)WTO對于“中長期合同定價”海關估價的有關規定
      WTO 估價委員會評議4.1 價格復審條款規定:
      “在商業實踐中,有些合同可能包含價格復審條款。有復審條款合同中的價格只是暫定的,最終的應付價格是根據合同規定的某些因素確定的。這種情況會以各種不同的方式發生。”
      “進口貨物的成交價格以貨物的實付或應付價格為基礎。……因此,在訂有價格復議條款的合同中,進口貨物的成交價格應以按合同規定的最后的實付或應付總價為基礎。由于進口貨物的實際應付價格可以依據合同規定的數據資料為基礎確定,本評議所述類型的價格復審條款不應構成使被估價貨物的價值無法確定的條件或因素。”
      評議最后指出:“如果在估價時價格復審條款已發生,實付或應付價格可以確定,則不存在估價難題。如果價格復審條款與某些變量有關,而這些變量在貨物進口后一段時間才能起到作用,情況就不同了……即便在貨物進口時不可能確定應付價格,價格復審條款本身不應妨礙根據《協定》第一條成交價格法進行估價。”
    (二)美國海關對于“中長期合同定價”海關估價的有關規定
      美國海關法允許進口商和外國賣方采取中長期合同定價方式確定進口商品的交易價格。美國海關19C.F.R.152.103(a)(1)指出,確定進口商品的完稅價格時,美國海關將不考慮商品實付或應付價格的生成方法。這種價格可以是折扣、漲價或(重新)談判的結果,也可能是適用某一公式的結果,例如依商品出口當日倫敦商品交易所的牌價來確定進口商品的價格。
      由于此種確定商品交易價格的方法或公式具有事后調整貨價的作用,為減少他們對海關估價的影響,美國海關在實踐中要求:(1)買賣雙方必須在商品出口之前就已在合同中議定了這種定價方式或方法;(2)依該公式或方法確定或計算出的價格必須取決于某一個買賣雙方均無法控制的因素、將來發生的事件或其他客觀標準。
      美國海關的裁定表明,在合同中規定有確定進口商品交易價格的公式或方法的場合,進口商不必在進口時就知悉或能夠確定商品的最終交易價格。在具體操作上,海關會對報關及完稅程序作適當的變通處理,如延期結稅等。當然海關在這種場合會要求進口商按估稅金額預交關稅,結稅時再依價格調整的結果多退少補。
      美國海關通常不會無限期地拖延結稅時間,所以買賣雙方必須能夠依照合同中規定的定價公式或方法在合理時間內確定進口商品的最終交易價格,否則海關可能會因為合同中未具體載明商品價格而必須采用“成交價格”以外的方法對進口商品估價。
      以上敘述標明:WTO評議和美國海關均認為:符合海關規定的中長期合同定價方式是可以被海關接受,并且可以采用“成交價格”法進行估價。
      我國海關對中長期合同定價審核沒有統一的法規規定,海關內部也沒有就中長期合同的審價問題下發指導性文件和意見,各關在審查中長期合同價格時常常出現差異,有時甚至是比較大的差異。同樣的價格,在一地海關被拒絕,在另外一個海關就有可能被接受。有的企業很“聰明”的利用了這一差異,有目的的選擇口岸報關,造成海關所稱的“稅往低處流”的現象。
    四、對案例中海關四個理由的剖析
    (一)關于《長期供貨協議》中的擔保物權和所有權保留條款
      2008年在某海關還發生過一個類似的案例:寧波某電子有限公司(以下稱D公司)在從事進料加工過程中部分原料經批準予以內銷,該批進料加工內銷貨物屬于該公司與外商簽訂的5年期多晶硅合同項下的貨物,該合同以60歐元/千克的單價成交,長期合同成交數量共計331.3噸,該公司為此支付了331.2萬歐元的巨額保證金(相當于總合同貨價金額的1/6),在多晶硅按月進口時,相應保證金金額沖抵該批貨物1/6的貨款。海關審查認定該巨額保證金的條件導致該合同項下的進口多晶硅成交價格受到了不可確定因素的影響。該合同價格不符合成交價格定義,海關應予估價。最后海關按同類貨物成交價格對該合同項下的內銷多晶硅估價補稅195萬元。
      海關認為:在進口商提交的合同文本中包含有“物權擔保”和“所有權保留”條款,上述條款的意義在于以多晶硅的所有權附加條件轉移來擔保賣方對多晶硅債權的實現,該擔保條件得以實現的前提即是支付巨額保證金(其后沖抵為相應的貨價預付款)。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審定進出口貨物完稅價格辦法》(下稱《辦法》)第八條第(二)款規定:“進口貨物的價格不得受到使該貨物成交價格無法確定的條件或者因素的影響”。故當事人的申報價格不能被認定為成交價格。
      中國硅行業企業眾多,每年從國外進口多晶硅的數量雄踞世界首位。而從決大多數國際硅交易來看,買方向賣方支付巨額保證金已成為慣例,如果上述海關的意見是正確的,那么這一決定將波及國內整個硅行業。但被估價的仍然是少數。難怪當事人企業有情緒的同時還納悶:海關選擇估價的標準是什么?
      對物權擔保條款和所有權保留條款應如何認定?它的性質是什么?是否影響到成交價格的認定?
      下面先舉一個典型的物權擔保條款和所有權保留條款的例子:
      物權擔保條款(Interest Securities):
      “買方同意給予Wacker對合同規定的產品和包括銷售收益或貨物保險在內的收益享有持續的擔保物權,直到:1、所有當前或以前的產品的貨物款項全部支付;2、確保賣方執行權利所需的遲付款的利息、法律費用;3、買方完全支付給賣方所產生的任何成本、費用、稅以及其他費用”。
      “為擔保供貨數量,買方應在合同規定日即向賣方支付總金額在300萬歐元作為預付款(為合同5年內總貨款的1/6),以保證進口商每月按期履約。”
      所有權保留條款:
      “賣方對銷售給買方的貨物仍保留獨家的財產權,直到買方付清所有與此項交易有交的債務。”
      在法律上,擔保物權是指為確保債務的清償而于債務人或者第三人的特定物或權利上成立的一種限定物權。擔保物權具有兩方面的作用:一是確保債務的履行。一方面,在債務人或他人財產上存在的擔保物權,客觀上具有迫使債務人積極履行債務的功效;另一方面,當債務人不能履行債務時,債權人可以行使擔保物權而變價擔保標的物,以其變價金優先清償債權,相當程度上避免或者減弱債權受償不能的風險。二是促進資本與物資的融通。擔保物權以其物權優先品質確保債權受償,成為企業從事社會融資和交易的最佳手段,從而促進資本與物資的加速流轉和循環。
      所有權保留是以一方當事人保留交易標的物的所有權以擔保另一方當事人價金債務之履行的行為。按照分類,屬于一種非典型擔保物權。
      所有權保留是發生在買賣關系中的一種物的擔保形式,是在經濟發達國家得到普遍適用的一種信用制度工具,是分期付款買賣擔保價金債務履行的最佳方式。它具有緩解買受人資金短缺、擔保手續簡便、交易迅捷等優點。
      歐盟法律規定,所有歐盟成員國都必須允許約定所有權保留,即在買方支付價款之前由賣方保留出賣物的所有權。如《德國民法典》在第四百五十五條規定:“動產的出賣人在支付價金前保留所有權的,在發生疑問是時應認為,所有權的轉讓是以支付全部價金為其推遲生效的條件,并在買受人對支付價金有延遲時,出賣人有權解除合同。”
      各國法律關于所有權保留的基本含義是:賣方已經將貨物交付給買方,但買方尚未付清貨款,在此種情況下,賣方在交付標的物之前,繼續享有所有權,直到買方付清價款,買方即使已經支付了部分價款,但其所有權仍只有在最后一筆價款付清之才自動發生轉移。此條件僅限制所有權轉移,不涉及買賣合同。
      從上述介紹中我們得知:所有權保留制度在西方國家是合法的,受到法律保護,這一制度也沒有違反《聯合國國際貿易銷售合同公約》的原則;同時該制度僅是對所有權移轉的限制,并不涉及買賣合同本身。
      由此我們的出結論:既然海關審查的是進口貨物的成交價格,成交價格又來源于買賣合同,所有權保留條款與合同無關,當然也與價格無關,不能成為海關估價的理由。
    (二)、關于預付款
      一些海關認為:為保證該合同標的物完整所有權轉移的實現,買方在合同訂立之初,需要履行向賣方支付的巨額預付款條件,并承擔由該筆預付款而引起的任何成本、費用、稅及其他費用,包括預付款的融資利息等其他成本和費用。另外從物權保留及預付款的作用看,賣方能夠合法地享受該筆預付款所能帶來的投資收益,或者用該筆款項來投資生產合同標的物,這筆預付款相當于擴大產能或生產合同貨物的長期無息貸款。由此可以判定:進口貨物的價格受到了使該貨物成交價格無法確定的條件或因素的影響。
      在講述預付款是否影響到成交價格之前,我們先來了解一下預付款。
      1、什么叫預付款?它與其他概念有什么異同?
      預付款是在國際貿易合同履行前進口方預先給付出口方的款項。
      預付款是國際貿易一種常見的付匯方式,它降低了出口方出售貨物后回攏資金的風險,同時減輕了資金負擔,因此無論是國際貿易還是國內貿易都普遍存在。我國《合同法》等相關法律中也對這種支付進行了肯定。關于預付款支付的比例并沒有法定的標準,一切基于買賣雙方在具體交易中的談判。
      預付款不等于定金。根據我國《擔保法》的規定,定金是指合同當事人為了確保合同的履行,依據法律規定或者當事人雙方的約定,由當事人一方在合同訂立時或者訂立后履行前,按照合同標的額的一定比例(不超過20%),預先給付對方當事人的金錢或其替代物。作為債權擔保的一定數額的貨幣,它屬于一種法律上的擔保方式,目的在于促使債務人履行債務,保障債權人的債權得以實現。定金主要的左右體現在定金罰則上:既如果是支付定金的一方違約,即喪失定金的所有權,定金歸收取定金的一方所有,如果是收受定金的一方違約,則除返還支付方支付的定金外,還應支付給支付方與定金相等數額的錢款。
      預付款與定金都是在合同履行前一方當事人先給付對方的一定款項,具有預先給付性質,在合同履行后,都可以抵作價款或收回,這是兩者的相同之處。
      兩者的區別主要是:一、定金的主要作用是擔保合同的履行,是合同擔保方式,而預付款的主要作用是為接受預付款的一方解決資金上的困難,使之更有條件按合同規定適當履行,屬于履行的一部分;二、交付定金的協議是從合同,而交付預付款的協議只是合同內容的一部分;三、定金除了擔保作用外,還具有證明合同的作用,當事人對合同是否成立產生爭議時,法院或仲裁機構查明是否有定金交付即可判斷合同是否成立;而預付款不具有合同成立的證明力;四、定金只有在交付后才能成立,而交付預付款的協議只要雙方意思表示一致即可成立;五、定金一般為一次性交付,而預付款可分期支付。
      那么,預付款條款是否影響到了成交價格?回答是否定的。預付款只是交易雙方貨款支付的一種方式,是合同的組成部分,與成交價格無關。事實上,在很多的國際貿易中都存在預付款問題,但從來沒聽說哪票普通交易的報關單僅僅因為有預付款條件就被質疑、被磋商、被審價。多晶硅貿易的預付款條款和其他所有商品交易的預付款條款有著一樣的目的、性質、內容、作用,只不過金額稍大。但金額的大小什么時候成了海關審查成交價格的考察要件?如果真的以金額大小來衡量成交價格,那么究竟多少是界限?1個億?5000萬?100萬?2萬?2塊?還是5毛?
    (三)、《長期供貨協議》不公平
      一些海關意見認為:在多晶硅市場及技術壟斷條件下,多晶硅長期合同是偏離市場公平交易原則的長期合同。買賣雙方在談判過程中,并非是根據公平,自愿和平等的交易原則達成合同條款,受到了諸如市場、技術、融資、貨物交付和所有權轉移等多種因素的影響。因而,該合同達成的價格條件不符合《WTO估價協定》中要求的“公平、客觀與統一”原則。所以該多晶硅長期合同的成交價格條件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審定進出口貨物完稅價格辦法》的相關規定,海關應予以估價。
      這個理由是值得商榷的。
      一個國際貿易合同公平與否,最有發言權的就是交易雙方。只要雙方主體平等,都有民事權利能力和民事行為義務,交易過程中一方沒有對另一方進行威脅、欺詐,或利用對方的無知蒙蔽、利用對方特殊困難脅迫,交易內容是雙方真實的意思表示,交易行為符合法律規定,交易對象在實際中和法律上可行和合法,那么這個交易就是公平的,應該受到法律的保護。這里的公平指的是交易規則上的公平,而不是交易結果上的公平。舉個通俗的例子:我和姚明比賽籃球,我理解的公平就是一樣的籃球場,同樣高度的籃球架,同樣質量和彈性的籃球,基本同樣的籃球鞋(當然姚明的鞋可能是美國產的價值1000美元的阿迪達斯品牌,我穿的是價值50元人民幣河北農村產山寨版阿迪達斯品牌),同樣的犯規規則。在這樣的前提下結果可能是100:0,姚明贏了。這個結果讓人不爽,但不能說這場比賽不公平。我可以找出前提也不公平的因素:我身高一米七五,姚明身高兩米二九,他能輕易蓋我帽,我只能舉著竹竿蓋他帽。但這個前提也不是比賽不公平的理由,因為比賽的參加者的自身條件在比賽前就已經固定了。
      回到硅行業的長期合同。《長期供貨協議》里面有許多對買方苛刻的條款,尤其是賣方是處于強勢的西方國家,買方是處于弱勢的我方,手拿條款,一百年前的屈辱和梁子涌上心頭,我也有一百個理由說這協議不公平。但我說的“不公平”是從道德角度評價的,對于它的法律效力我不敢有任何質疑。一個合同,不管內容多么的奇怪,多么的不公平,只要交易雙方選擇了它,就有選擇它的道理,法律也好,外人也好就應該尊重人家的選擇。生意場上大家都是理性的人,都有著趨利避害的本能,你看著不公平的條款,說不定人家正偷著樂呢。前幾年中國鋼鐵企業跟國外的鐵礦石大供應商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從來沒簽過什么長期協議,沒接受過那些苛刻條款的盤剝,有需求的時候都是現貨買賣。按理說很公平了吧?但別人一塊錢能買來的東西,你就得花十塊錢。現在大家都聰明了,都去簽長期合同。因為大家明白:在生意場上,成本利潤是判斷成敗與否的唯一砝碼。
      退一步講,即使海關認為這個協議不公平,國內的買方受了委屈,那么你就應該想方設法在職權和法律規定的范圍內予以照顧啊!實在照顧不了也可以在道德上給予聲援。可偏偏海關去估價,要國內買方多交額外的稅款,這不是雪上加霜嗎?
    (四)、關于限制轉售條款
      海關認為:《長期供貨協議》限制進口商在貨物進口后轉售,不符合《審價辦法》第八條(一)的規定,構成了買方處置和使用進口貨物受到限制。
      這個理由乍一看有點道理,但經不住推敲。
      《審價辦法》第八條的確規定了買方進口后對貨物的使用和處置不能受到限制。但問題是:是不是只要有任何限制,成交價格就不可接受?當然不是。這條后面有個說明:“對貨物成交價格無實質影響的限制除外。”
      那么怎么看待出口方A公司的這種限制?
      1、對于向A公司這樣的生產型企業來說,進口原材料的主要目的就是生產成品,然后銷售成品,而不是進口原材料后倒賣。也就是說:A公司是生產商而不是貿易商,倒賣進口原料不是一種正常的狀態。出口商正是基于A公司是生產商這一事實才與其簽訂長期協議,在協議中約定貨物進口后進行生產而不是倒賣是符合常理的。換句話說:如果進口貨物的是個中間貿易商,這時協議中的限制銷售條款才是一種對成交價格有實質影響的限制。
      2、出口商給予A公司的價格是長期協議價格,價格肯定與短期合同不同,在近幾年比短期合同價格低。如果進口商臨時起意不用于生產而是倒賣,獲利肯定快,但會沖擊出口商在中國的發展計劃,所以對其轉售進行限制。如果A公司擅自轉售,出口商會依照合同的約定追究其違約的法律責任,不會對成交價格有任何影響。
      3、反過來說:如果長期協議中沒有轉售的限制反倒是海關估價的法定理由。因為如果市場價高于長期協議價,進口商以低價進口,稍微加價后倒賣,是否造成了出口商的利益受損且不論,至少造成了國家稅款的損失。海關可以認定:進口商形式上執行長期合同,但實質是短期合同,故不接受長期合同價格。
     (五)、A公司長期協議價格低于海關掌握的參考價格
      在反駁這個觀點之前我們先了解一下硅行業的一些特點。
      全世界的多晶硅行業在多年的競爭淘汰中逐漸只剩下了七家供貨商(前文已經列舉),客戶主要來自半導體行業。在上世紀末以前,多晶硅供求穩定,價格波瀾不驚。九十年代末,受IT行業瘋狂發展的影響,全球對多晶硅產生巨大需求,價格上漲。七大供應商為利益驅使,不同程度地投入資金進行了擴產。不料風云突變,2001至2002年間,網絡泡沫破裂,多晶硅市場需求銳減,擴產后的七大家倉庫原料堆積如山,虧損與日俱增,價格也跌入低谷。2004年全世界太陽能市場飛速發展,硅需求變大,價格在短短的六個月內就上漲一倍,七大家原料都出現了供不應求的場面。但鑒于幾年前慘痛的教訓,七大家都對擴產持謹慎態度,堅持只有在充分穩定長期的市場保障的條件下才會考慮擴產。這種態度最終演化成我們目前在全球多晶硅市場上經常見到的條件非常苛刻的《長期供貨協議》。
      《長期供貨協議》條件苛刻,仍擋不住蜂擁而至的購貨者。于是簽訂《長期供貨協議》的資格也變得苛刻,七大家各自遴選客戶,均要求有一定規模、良好信譽、發展前景、生產能力等,尤其重要的是:這些協議客戶不得是中間商,只能是生產商。
      選定客戶之后,七大家與其簽訂協議,價格的確定經過雙方的多次搏弈(其中購貨方處于明顯弱勢,有供方市場的原因,也有購貨方一盤散沙不能團結一致的因素。當然這是個人揣測,如屬胡說業內人士也不必動怒),也考慮到了以下幾點:
      1、簽訂協議時的國際市場價格。如2001-2003年間,太陽能級多晶硅銷售價格在23美元左右,2005年則接近50美元。
      2、對未來價格的預期。不同的商家對同一商品未來的價格走向會有不同的判斷。
      3、協議的有效期限的長短和規模。
      從上述分析來看,長期協議的價格是一個固定的價格,在協議有效期內,市場行情起起伏伏,有時會高于這個價格,有時會低于這個價格,從利益角度看,雙方都有風險,都有點賭的性質。正如這個案件中外方出具說明中表述的“雖然近期多晶硅市場價格較長期協議價格要高,但依據我們的判斷和分析,兩到三年后隨著供需緩和,價格會逐漸下降,最終低于長期協議價格。所以我們堅信我們簽訂的長期協議是公平的,對雙方也是合理的。”
      對本案來講,購貨方滿意(因為比市場價要低),銷售方認可(有穩定的需求,且從長期看并不吃虧),合同是雙方真實的意思表示,成交價格得到雙方明確認可。這有什么可懷疑的呢?
      我們可以舉個反面例子:既然短期市場價格高于長期協議價格,個別海關就要懷疑長期價格,要估價,那么如果短期市場價格低于長期協議價格了呢?個別海關如何作為?也許個別海關這時會嚴格審查短期合同進口商,查查他們是是不是簽訂了長期協議,或者干脆以長期協議價格進行估價。
      另外,前文我們已經講到:海關審價不是比價,參考價格不能作為執法的依據。這個道理已經講透,這里不再贅述。需要說明的是:即使海關一定要拿著內部參考價格去比價,雙方也要有可比性啊。我進口的長期協議價格,那么你就拿著你內部掌握的長期協議價格去比較,看是否合理,是否正常。你不能拿著短期合同價格去比我的長期合同價格吧?
      正是察覺到個別海關的這些偏差,海關總署2004曾發文強調:實際成交價格上海關估價的基本原則,各關在估價實踐中都應充分遵循這一原則。各關在審價時應區分長期合同和現貨合同的不同情況,合理審慎地審核長期合同的成交價格。
    五、結語
      對多晶硅這種進口量大價格變動劇烈定價方式復雜多樣的商品,海關審價的確有一定難度。我們在工作中也了解到,一些極個別的企業雖然簽訂了《長期供貨協議》,但在實際操作上卻很“靈活”,時價比長期協議價格低了就用短期合同申報;時價比長期協議價格高了就用長期協議價格申報。海關有時候也很難分清真假。
      現在海關對這個問題也在研究,提高審價的技能。一個做法是要求企業把長期合同備案,海關定期進行價格核查,這個核查不一定僅針對一個企業,也有可能針對整個行業。還有人提出要參照印度海關的做法,對某類商品制訂一個稅則價格。無論企業具體成交價格多少,都必需以稅則價格作為完稅價格征稅。印度海關的這個做法貌似違反了《WTO估價協定》,但多年來WTO也沒找印度的茬兒。對這個提議我國官方反映冷淡,本人也不看好。中印兩國在政治、經濟、軍事、綜合地位等幾乎所有方面都不在一個級別(也許足球例外),兩者根本沒有可比性。對于印度海關的一些奇招怪拳,咱們圍觀一下可以,照搬就不必了。

    通過這個案件我有一個啟示:無論是國際貿易,還是海關估價,單個的企業都是弱勢方。這種弱勢不僅表現在發言的力度上,還表現在資料的收集、經驗的多寡、談判的技巧、證據的取舍、權利的救濟等多方面上。一個比較好的解決辦法是行業協會,尤其是一個團結緊密運作高效活力四射的行業協會,非常重要。這種協會千萬不要把它的作用局限在信息溝通平臺這個層面上,甚至庸俗成吃吃喝喝閑扯淡的平臺,如果真正發揮好了,作用會非常廣,非常大。

    YO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