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immcy"></optgroup>
  • <object id="immcy"><button id="immcy"></button></object>
  • <input id="immcy"></input><input id="immcy"><acronym id="immcy"></acronym></input>
  •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 <menu id="immcy"></menu><menu id="immcy"><u id="immcy"></u></menu>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input id="immcy"></input>
  • <input id="immcy"></input>
      • * *

      • * *

      • *

    科越云通關關務資訊

    行業解決方案

    熱搜關鍵詞: 合規認證 云通關報關平臺 智能通關系統 AI報關引擎 AEO合規管家

    一起走私普通貨物案的成功辯護

    來源: 2021-09-10 閱讀文本僅需3分鐘

    【  案 例  】

    __

    2012年8月17日,S市海關緝私局查獲以A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稱“A公司”)名義從阿根廷進口的花生約937噸,涉嫌以低報價格的方式走私普通貨物。經初步調查發現,A公司的主要負責該項業務的副總經理張某及業務員劉某以A公司的名義使用虛假合同進行報關,低報進口貨物的價格偷逃國家稅款。8月18日,S市海關緝私局電話通知張某、劉某到海關緝私局接受調查,接到通知后,張某、劉某到海關緝私局如實交待了涉案937噸花生進口的主要情況。張某到案后,還向偵查機關供述2011年期間,其經手A公司從印度進口的進料加工花生170余噸,后該批花生中的部分花生經加工為花生醬后在國內銷售,但具體數額無法準確供述。當日,S市海關緝私局將張某、劉某刑事拘留,9月5日經該市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
      偵查終結后,S市海關緝私局移送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期間退回補充偵查一次。在此期間,辯護律師向檢察機關提出偵查機關將本案認定為自然人犯罪與事實不符合,應當認定為本案系A公司單位犯罪。檢察機關對辯護律師提出的意見表示認可,并建議偵查機關在補充偵查時查明本案是否系單位犯罪。2013年1月19日,S市人民檢察院向S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指控A公司、張某、劉某涉嫌走私普通貨物罪,涉嫌偷逃國家稅款合計人民幣210萬元。
    【  法 律 分 析  】
      本所律師接受犯罪嫌疑人張某的近親屬委托,在偵查、審查起訴、審判三個階段擔任張某的辯護人。經過一系列卓有成效的辯護工作,本案取得明顯的辯護效果,相關辯護觀點簡述如下:
      一、本案不屬于自然人犯罪案件,應當認定A公司系單位犯罪案件。
      本案中,簽訂虛假合同、報關以及貨款的兌付均由A公司參與,更為重要的是走私犯罪所獲得的非法利益也由A公司承受,而非由張某、劉某私自占有。可以看出,A公司實施了本案一系列的走私犯罪行為,依法應認定為單位犯罪。偵查機關以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對走私犯罪的不知情、不允許而認定本案系自然人犯罪,辯護律師認為該認定與立法精神不符,且造成罪刑不平衡,不符合刑法適用的目的。在審查起訴階段,辯護律師依法向檢察機關提出律師意見,檢察機關采納該意見后退回偵查機關補充偵查,后偵查機關認定本案系單位犯罪,該辯護意見為人民法院判處被告人張某緩刑奠定了重要的基礎。
      二、跨境貿易中涉嫌走私貨物計稅價格的確定應科學確定同類商品國內的市場價格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計核涉嫌走私的貨物、物品偷逃稅款暫行辦法》第十七條規定:“涉嫌走私的貨物成交價格經審核不能確定的,其計稅價格應當依次以下列價格為基礎確定:(一)海關所掌握的相同進口貨物的正常成交價格;(二)海關所掌握的類似進口貨物的正常成交價格;(三)海關所掌握的相同或者類似進口貨物在國際市場的正常成交價格;(四)國內有資質的價格鑒證機構評估的涉嫌走私貨物的國內市場批發價格減去進口關稅和其他進口環節稅以及進口后的利潤和費用后的價格,其中進口后的各項費用和利潤綜合計算為計稅價格的20%,其計算公式為:
      (五)涉嫌走私的貨物或者相同、類似貨物在國內依法拍賣的價格減去拍賣費用后的價格;(六)按其他合理方法確定的價格。”核定計稅價格往往通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供述并結合相關書證綜合認定,但如果現有證據存在矛盾或者證據欠缺,則計稅價格的確定需要按照前述規定確定。其中,如何確定同類貨物國內市場的價格計算又成為一個新的問題,司法鑒定機構對國內同類商品的市場價格評估也往往會融入許多不確定因素,而且價格評估過程本身就有成本法、重置法以及市場比較法等不同的鑒定方式,更何況諸如花生、大豆、玉米等農產品在國內市場的價格受氣候因素、糧食政策影響較大,因此,準確確定涉案物品的計稅價格則成為一個頗有爭議的專業性問題。刑事案件的證明標準是“事實清楚,證據確定、充分”,那么,如果不能達到這一證明標準,則應當本著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則,對辯護律師提出合理意見而又難以排除合理懷疑的部分依法核減或者不予認定。此外,值得思考的是海關緝私部門系走私犯罪案件的偵查機關,其在偵查過程中采用海關內部出具的核稅證明書,并以此作為最重要的證據據以認定案件事實,這種方式本身便存在爭議。
      三、認定從境外進料加工的貨物而擅自在境內銷售牟利時,無證據證明已在境內銷售以及已出口核銷的部分,依法應當予以扣減。
      A公司進料加工的花生中一部分加工后復出口,該部分不應被認定為A公司走私的部分;A公司將部分從印度進口的進料加工花生混入國產花生,經挑揀、脫皮后加工為花生制品擬在境內、外銷售,但該部分花生正在加工過程中,尚未作為制成品銷售,將這一部分花生認定為A公司走私的部分難免與事實不符;另外,且A公司已出口核銷的數量應當依法扣減。人民法院采納了辯護律師的上述意見,依法核減A公司走私犯罪的數額,據以減少認定偷逃的稅款30余萬元,取得良好的辯護效果。
      四、張某經偵查機關電話傳喚到案后,如實供述的應認定為投案自首,并予以從輕、減輕處罰。
      1、張某在偵查機關未對其采取強制措施、且未被訊問時便主動到案,應認定為自動投案。
      2、張某到案后如實供述了從阿根廷走私花生的事實,同時亦主動供述A公司將進料加工貨物在境銷售的事實。雖然張某無法確認具體的數額,但其已供述了大部分的案件事實,另因其并不直接參與每一宗業務,無法確認擅自銷售的數額亦符合常理,據此應當認定張某到案后如實供述犯罪事實。
      裁判結果
      S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A公司、張某、劉某采取低報價格的方式從境外走私普通貨物,且在未經海關許可且未補繳稅款的前提下將進料加工的貨物在境內銷售牟利,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正確,依法予以支持。關于犯罪數額,人民法院認為辯護律師提出的S市緝私局出具的《涉嫌走私的貨物、物品偷逃稅款海關核定證明書》認定數額缺乏科學依據以及從印度進口的170噸進料加工的花生并非全部在境內銷售牟利的辯護意見與事實相符,予以采納。據此認定A公司、張某、劉某涉嫌偷逃稅款數額為160余萬元。同時,S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認定A公司、張某、劉某系投案自首,可以從輕、減輕處罰,并充分考慮A公司主動補繳稅款,決定對被告單位A公司及被告人張某、劉某減輕處罰。最終判決被告單位A公司犯走私普通貨物罪,處罰金人民幣80萬元;判決被告人張某犯走私普通貨物罪,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判決被告人劉某犯走私普通貨物罪,處有期徒刑一年零六月,緩刑兩年。宣判后,A公司、張某、劉某均未提出上訴,該判決已生效。
    【  律 師 手 記  】
      在走私普通貨物罪中,區分單位犯罪還是自然人犯罪是偵查機關、檢察機關和人民法院不可回避的最重要問題之一。對辯護而言,這一問題更加重要,這不僅直接關系至直接責任人員刑事責任所應當適用的量刑幅度,更直接關系的罰金刑的適用。此外,海關緝私部門對涉稅額的認定也非常重要,辯護律師應當深入研究偵查機關提供的海關核稅證明文件,重視不同稅種的征收比率,準確判斷涉案稅收數額的認定是否準確,并據以提出無罪或者罪輕的辯護意見。就本案而言,同一時期海關查獲走私花生的案件不在少數,本所律師在本案中提出案件并非自然人犯罪、稅收核定與事實不符、行為人具有自首情節的辯護意見均檢察機關、人民法院所采納,為走私普通貨物案件的辯護提供了現實的“參照版”,成為走私類辯護中并不多見的成功案例。(來源:海關法律服務)

     

    YO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