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immcy"></optgroup>
  • <object id="immcy"><button id="immcy"></button></object>
  • <input id="immcy"></input><input id="immcy"><acronym id="immcy"></acronym></input>
  •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 <menu id="immcy"></menu><menu id="immcy"><u id="immcy"></u></menu>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input id="immcy"></input>
  • <input id="immcy"></input>
      • * *

      • * *

      • *

    科越云通關關務資訊

    行業解決方案

    熱搜關鍵詞: 合規認證 云通關報關平臺 智能通關系統 AI報關引擎 AEO合規管家

    校園快遞最后一公里的尷尬和機遇

    來源: 2021-09-01 閱讀文本僅需3分鐘

    “云通關”作為智能通關的引領者,在過去的兩年里,不僅推出了“零差錯”智能報關軟件 打單軟件“一鍵通” ,同時“云通關”公眾微信號(etongguan)也一直推送各類通關相關的資訊、知識,歡迎關注!

    2015年歲末,湘潭大學幾名法學研究生以不送件上門為由將快遞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對方賠禮道歉并賠償兩元的交通費。他們認為,根據《快遞市場管理辦法》規定,企業應當將快件(郵件)投遞到約定的收件地址和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快遞公司應當將快遞送到快遞單上的指定地點才算完成合同,否則就是違約。

     

    消息一經傳出,立馬引發輿論關注。校園快遞的最后一公里派送連同當下快遞的種種弊病,再一次成為大學校園里吐槽和熱議的對象。

     

    近期,中國高校傳媒聯盟面向全國100所高校的大學生發放問卷,調查結果顯示,25.84%的學生需在校園外領取快遞。在校園內取快遞的同學中,在快遞分發點領取的占81.2%,可以收到送上門的快遞的占6.74%。鮮有快遞直接送到快遞單上的收貨地點,已經成為校園常態。

     如何解決校園快遞流通的最后一公里,已經成為高校學生群體的共同期盼。

     

    一、取快遞需長途奔波還得排長隊

     

    “同學你好,請在18點前憑取貨號到側門領取您的圓通包裹。”下午5點30分,剛到圖書館的張城就接到了取快遞的短信。

     

    他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了。半年前,學校規范校園管理,學校里幾家快遞網點被遷除。從那以后,張城每次取快遞都要跑到1公里外的學生超市或校園廣場,來回需要半個小時。 

    “取不到”也是張城的一種煩惱,如果沒有按時到快遞員規定的地方領取快遞,就要等下次派送。  

    張城的學校位于貴陽市花溪大學城,在這座投入使用不到5年的大學城里,容納著十多萬名學生。這里有十來家快遞公司,每天有上萬快件流通。  

    “通常快遞公司會把快件放到學校商鋪的寄存處,或者在學校周邊找個地方集中堆放,通過短信或電話通知學生領取。”張城盤點著校園里常見的派送方式。  

    在南開大學校園里,“菜鳥驛站”的負責人表示,自己買下了中通、申通、圓通、韻達4家公司在南開大學的派送權。在學校規范管理前,他們會在食堂門口的空地搭建臨時帳篷,堆放快遞。  

    每天中午是學生取快遞的高峰期,學生分為2到4隊同時進行取件,每隊多時可達20人。學生憑號取件,最長需排隊15分鐘。為了維護校園交通秩序,學校保衛處數次要求將占地面積縮小到20平方米以內或分散攤點派送,在與“菜鳥驛站”商量無果后,后者決定租賃兩間平房作為派送點。  

    “能在校園內取快遞已經是太幸福的事,我們有段時間都要到校外,還要乘公交車或者打‘黑車’。”就讀于天津某職業院校的楊穎不無抱怨。  

    據楊穎介紹,自己的學校在一所教育園區內,有段時間以清除校園安全隱患為由,禁止快遞車輛出入,學生需到校園外3公里的地方領取快件。一時間,學校論壇、貼吧討論得熱火朝天。“街邊堆的都是快件,學生就圍在那里找,這樣就安全嗎?”

     

    二、安全和成本成快遞進校園兩大障礙  

    在北京海淀區,中通快遞員郝陽一家人承包了某高校的快遞分包點。為了能進入校園進行配送,他向學校的一個第三方平臺繳納了費用。在學校提供的空地上,他和其他幾家快遞分攤費用,搭了棚子,并自費購置4排4米長5層高的架子用于擺放快件。 

    據他介紹,2015年每天的派件量有一二千件,“雙11”時達到3000件。郝陽說,他們派送一件快遞可以得到0.9元,去掉通訊費用和其他費用,每件大概能賺0.7元。“如果每個人一天送100件,我們需要20個人才能送完。其他學校和快遞公司也不這么干啊”。  

    南開大學“菜鳥驛站”的負責人王鵬表示,目前他們承擔了南開六成運貨量,運貨量每天維持在1700件左右。如果做到小規模、多設點分發快遞,需要至少增加3輛快遞車和3個配送員,“成本太高,基本上等于賠錢”。  

    從事快遞物流行業3年的余泫江是一名京東派件員,在網絡主頁上,很多顧客對他的評價是,有耐心,脾氣好。有些顧客還會選擇使用模擬幣送他禮物。  

    但他卻在最近的校園派送中接連遭到投訴,對于出現這樣的情況,余泫江也有苦衷。他表示,平時配送其他地址的快件,他都會把快件送到客戶留下的地址,但校園快遞行不通。有的學校保安不讓進,只能把車停在門外等著學生自己過來取件。  

    “進學校也要收停車費,如果我們開車進校園就得自己承擔停車費,1個月得好幾百,公司不會給快遞員報銷這筆費用的。”余泫江描述的理由也是很多快遞員派送快件時遇到的難題。  

    在筆者走訪的多所高校中,有多位保安表示,“安全隱患”是將快遞拒之門外的主要原因,“不僅是學校,現在很多小區、機關單位,不是也不讓快遞車輛進門嗎?有些快遞就是不規范,你從他的著裝、車輛就能看出來。學校要保證學生的安全”。

     三、代收送業務有商機卻難成氣候  

    一天,顏川在收到匯通的取件短信后便要到校外參加活動,于是他打開某微信服務號,輸入姓名、電話、學號、快遞公司以及取貨碼,提交了快遞需求。  

    該服務號是中國人民大學學生于2015年9月開辦的創業項目,“師兄師姐幫你取快遞”是他們的宣傳口號。隨著快遞數目的增多,該平臺雇用了非本校學生專職送快遞,目前已經累計送快遞超過1萬件。它的送貨員會替學生代收快遞,并且留下所有簽收快遞的清單。當代收快遞成功后,收件人在微信中可以看到快遞狀態變為“已代領”。  

    該平臺的雇員和公司簽訂了合同,如果快件丟失,將由送貨員負責賠償。營業3個月來,鄭巖慶說他們只丟過兩個快件,一個價值5元,一個80元,和收件人說明情況后都以稍高于原價的價格進行了賠償。  

    在很多高校,一些“代送快遞”“將快遞送上門”的創業項目也因為快遞配送的末端尷尬而興起,這些團體在校園里負責為大學生領取快遞,再將快遞送到學生宿舍,向學生收取服務費作為代領快遞的酬勞。  

    “您的方便就是我們的方便,我們為您省時間。”在張城的學校,一家由幾個學生發起的校園快遞打出了這樣的服務廣告,這家校園快遞在校內與快遞公司合作,提供送餐、校園快件的寄送服務,如需使用這樣的服務,就向校園快遞繳納1至2元的服務費。  

    但在張城看來,他更愿找同學或室友代領。因為經常使用代領服務也是一筆不小的費用,學生團體尚未建立信譽保障體系,也是影響學生使用代收送快遞服務的主要原因。  

    代收快遞業務看上去紅火,但在接受調查的大學生中,利用第三方代取快件的僅占6.82%。

     

    四、智能快件箱能否成為化解尷尬的神器  

    在余泫江負責配送的貴州師范學院,圓通、申通、天天、韻達等近10家主流快遞公司已經在學生超市或其他店面里安營扎寨,這些快遞公司通過與校園商鋪合作的方式開設網點。  

    大三學生陳尚剛承接了一家快遞公司在學校的代理業務,每天接收快遞公司送來的快件,簡單分揀后再短信通知師生領取是快遞網點的日常工作。陳尚剛算了一筆賬,快遞公司給他的工資和普通快遞員一樣,在他的快遞代收點,代簽一件快遞的收入在0.5到1元之間,扣除運輸費用、店面租金和人工工資,他每個月的實際收入不到3000元。  

    除了服務成本的制約,把快遞送到每一個客戶手中在陳尚看來是件難以完成的任務。學生時間不固定是原因之一,快件量大、底層快遞網點利潤低、主要靠規模帶動利潤等因素,也是羈絆校園快遞最后一公里的順暢。

    為了打通“最后一公里”,多方都在努力著。在南開大學津南校區,校方設立了快遞公共服務配送中心,同時在政府補貼下,安裝了智能快件箱。

     

    最近,張城的學校也開始安裝智能快件箱——學生只需要輸入系統自動發送的驗證碼就可以拿到自己的快遞。  

    隨著智能快件箱的普及,或許校園快遞“最后一公里”的尷尬會被慢慢化解。但智能快件箱到底能否成為解決尷尬的神器,抑或滋生出新的校園難題,恐怕還得由時間給出答案。


    云通關報關信息管理軟件實現進出口信息規范管理,單證云端儲存,自信面對海關事后監管,助力企業通過AEO認證。咨詢熱線: 400-118-5156
    YO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