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immcy"></optgroup>
  • <object id="immcy"><button id="immcy"></button></object>
  • <input id="immcy"></input><input id="immcy"><acronym id="immcy"></acronym></input>
  •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 <menu id="immcy"></menu><menu id="immcy"><u id="immcy"></u></menu>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input id="immcy"></input>
  • <input id="immcy"></input>
      • * *

      • * *

      • *

    科越云通關關務資訊

    行業解決方案

    熱搜關鍵詞: 合規認證 云通關報關平臺 智能通關系統 AI報關引擎 AEO合規管家

    “先行變賣”的危險與對策

    來源: 2021-09-10 閱讀文本僅需3分鐘

    《實施條例》第四十七條規定:“海關依法扣留的貨物、物品、運輸工具,在人民法院判決或者海關行政處罰(海關行政復議)決定做出之前,不得處理。但是,危險品或者鮮活、易腐、 易爛、易失效、易變質等不宜長期保存的貨物、物品以及所有人申請先行變賣的貨物、物品、運輸工具,經直屬海關關長或者其授權的隸屬海關關長批準,可以先行 變賣,變賣所得價款由海關保存,并通知其所有人。”
      這是《實施條例》中關于先行變賣的規定,其上位法《海關法》、下位法《程序規定》等都做了類似規定。
      先行變賣制度作為行政機關的行政強制措施,對相對人產生著巨大的影響。尤其是在我國拍賣制度尚不完善、行政執法的監督制約機制尚存在很多漏洞的今天,先行變賣更是一塊唐僧肉,無數的歹人為此眼中都發出熒熒綠光。現實中很多讓人目瞪口呆的嚴酷例子。例如某公司老總因事長時間出國工作,國內某人向地方區級法院起訴了該老總,稱欠債不還(十五萬元)。區法院在一個很冷僻的報紙上發了公告,送達應訴通知書。之前法院應被告申請凍結了原告在北京的一棟閑置別墅,別墅約500平米。后法院現行變賣,得款52萬元。開庭時結果都在預料之中,被告沒有到庭。于是法院缺席判決被告償還原告15萬元欠款。半年過后,當事人回國去 北京別墅里去看,才知道事實。據估算,別墅當時市值約700-900萬人民幣。
      由于判決已經生效,老總已經沒有任何法定救濟渠道,至多寫寫告狀信,或者在網上發個帖子罵罵娘。(此案純屬虛構,請勿對號入座)
      令人稍感寬慰的是:目前海關系統的先行變賣制度還是比較完善的,不大可能出現這樣的問題。下面簡要敘述一下海關先行變賣制度的沿革:
      2000年《海關法》修訂后,其第九十二條規定了先行變賣的制度和程序。隨后海關總署下發了通知當事人的法定文書《先行變賣通知書》,該文書限定先行變賣范圍為“貨物”。
      2004年《實施條例》頒布后,法定文書內容出現變化,先行變賣的條件更加具體,并且增加了當事人救濟途徑的說明。
      2007年《程序規定》施行后,先行變賣對當事人的保護更加詳盡,法定文書格式也有所更改,海關先行變賣通知需事先和事后兩次通知當事人,保障了當事人的知情權,也最大限度的保護了當事人的物權。
      但是,海關現行先行變賣制度仍存在一些問題:
      一、事先通知當事人的《先行變賣通知書》語焉不詳,當事人從中不能獲得許多關鍵信息,如拍賣時間、地點、方式,當事人救濟的途徑、期限等。
      二、事后通知的《先行變賣通知書》也有很多問題。因為此時貨物已經拍賣,但文書中卻在稱“決定將其拍賣”,令當事人誤以為貨物尚未拍賣。且文書中不說明變賣的具體情況、變賣款等等事實,更加深了當事人的誤解。
      律師建議:
      當事人在遭遇海關扣留貨物、物品、運輸工具的情況下,一定要密切注意被扣貨物的動向。如果貨物發生特定情況,可以主動向海關申請貨物的先行變賣,并做好相關 準備工作,如了解拍賣行、拍賣時間等,必要時可以自己參加竟購。如果海關自行決定先行變賣,一定要及時對此決定進行評估,如果認為拍賣將損害自己的利益, 可采用繳納保證金的方式換回被扣貨物;或者及時提起行政復議或者行政訴訟,同時向復議機關或主審法院提交申請,要求海關暫緩變賣。
      需要說明的是:根據現行海關制度,《先行變賣通知書》等法律文書的制發權在海關緝私部門,但具體負責聯系拍賣的是海關的財務部門,企業在了解信息時一定要多方打聽,避免貽誤戰機。
      本文作者:北京市銘基律師事務所主任、中國政法大學海關法研究中心副主任趙國華律師,文章來源:《企業應如何應對海關行政處罰》。

     

    YO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