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immcy"></optgroup>
  • <object id="immcy"><button id="immcy"></button></object>
  • <input id="immcy"></input><input id="immcy"><acronym id="immcy"></acronym></input>
  •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 <menu id="immcy"></menu><menu id="immcy"><u id="immcy"></u></menu>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input id="immcy"></input>
  • <input id="immcy"></input>
      • * *

      • * *

      • *

    科越云通關關務資訊

    行業解決方案

    熱搜關鍵詞: 合規認證 云通關報關平臺 智能通關系統 AI報關引擎 AEO合規管家

    透析企業進出口商品歸類的法律風險.

    來源: 2021-09-06 閱讀文本僅需3分鐘

    摘要:企業在進出口商品歸類時面臨申報不實的法律風險,該風險源于商品歸類的技術性和制度性困難。申報不實作為行政違法行為,與歸類差錯的區別在于其構成要件應包含主觀過錯。企業可提出歸類差錯而非申報不實的抗辯,并利用預歸類、商品歸類行政復議及申報不實行政復議等防范和救濟途徑。
      關鍵詞:申報不實; 歸類差錯; 成因; 過錯; 防范與救濟
    一、申報不實: 商品歸類的法律風險
      企業進出口辦理海關手續時應在報關單中填寫商品編碼( 又稱“稅則號列”) ,需查閱《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進出口稅則》及相關規定,確定商品在稅則中唯一可歸入的稅則稅目、子目,這一過程被稱為商品歸類。商品歸類是海關對進出口商品監管和征稅的基礎,不同的商品類別對應不同的關稅稅率; 對企業來說,申報商品類別的正確性關系到其能否順利通關,所承擔的關稅是否合理合法。
      商品歸類是進出口業務中專業性、技術性最強、最復雜的環節之一,企業在這一環節也最容易出現法律風險。實踐中企業所申報商品類別一旦和海關認定的不一致,往往被定性為申報不實而處以罰款,嚴重的會影響貨物通關,甚至背上走私嫌疑。
      企業的商品歸類與海關認定不一致( 以下簡稱“申報不一致”) 是否必然是申報不實?其與歸類差錯如何區分?企業應如何抗辯、救濟與防范?本文將對此進行法律透析。
    二、申報不實法律風險之成因
      ( 一) 商品歸類的技術性困難
      為消除國際貿易中因不同國家對商品命名不同而導致的不便和摩擦,統一各國海關商品分類標準,便于國際貿易信息收集與分析,海關合作理事會( 1995 年更名為世界海關組織) 于1983 年6 月通過《協調制度公約》及其附件《商品名稱及編碼協調制度》( 簡稱《協調制度》,1988 年1 月1 日生效) ,確立了權威的商品分類體系。它將商品按屬性、功能用途、生產類別等分為21 類97 章,每章下設若干品目,品目項下分一二級子目,不同商品對應不同編碼,各國以之為基礎編制關稅稅則,故商品編碼也稱為稅則號列。目前該體系廣泛應用于海關稅則及國際貿易各領域,被稱為“國際貿易的語言”。我國于1992 年6 月加入《協調制度公約》,并增設了三級和四級商品子目,編制了《進出口稅則》和《統計商品目錄》,使之成為我國商品歸類的直接依據。商品歸類體系本身極其復雜,不可能把已經和可能出現的所有商品均涵蓋進去,實踐中不可能做到對所有商品準確歸類。隨著科技的發展,新的商品種類不斷出現,疑難歸類不斷增加。商品歸類還需把握商品的成分、功能、加工程序、原材料來源等專業技術要素。歸類規則和所涉商品要素的雙重技術性困難導致企業即使盡到最大努力,對很多商品仍難以確定正確的商品編碼,出現申報不一致的情形在所難免。
      ( 二) 商品歸類制度不完備
      首先,是執法依據模糊。《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行政處罰條例》( 以下簡稱《海關處罰條例》) 第十五條規定,企業對進出口貨物的品名、稅則號列等應申報項目未申報或申報不實,影響海關監管秩序的,海關應給予企業行政處罰。該條是海關以申報不實為由處罰企業的基本依據。但何為“申報不實”,其構成要件是什么,相關法規規章等并未明確。
      依據海關總署頒布并于2007 年5 月1 日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進出口貨物商品歸類管理規定》(以下簡稱《歸類管理規定》) 第十二條,海關經審核認為企業申報商品編碼不正確,可依商品歸類有關規定重新確定,并通知企業對報關單進行修改。該規定意味著允許企業申報商品編碼不正確,可出現申報不一致,此情形俗稱“歸類差錯”。但如何區分“歸類差錯”和“申報不實”卻沒有相關規定。海關基于執法利益驅動和習慣思維,往往將企業申報不一致認定為申報不實。
      其次,是商品歸類執法機構分散。我國海關分海關總署、直屬海關和隸屬海關三級,對商品歸類實行五級體制: 海關總署關稅司商品歸類處———北京海關歸類辦公室———廣州、上海、天津、大連四個歸類分中心———各直屬海關歸類職能部門———審單中心、各隸屬海關職能部門,對歸類爭議下級解決不了再逐級提交上級解決。海關案件多是由企業進出口關區的隸屬海關或直屬海關職能部門負責,導致企業所直接面對的歸類執法機構分散,各機構擁有極大的自由裁量權,企業易發生法律風險。
    三、申報不實的構成要件
      ( 一) 申報不實構成要件應包含主觀過錯
      依據《海關處罰條例》第十五條,申報不實是一種行政違法行為,因此,其構成要件除企業客觀上的申報不一致情形外,應包含主觀過錯。過錯包含故意和過失兩種心理狀態。企業申報事項關系到國家的關稅收入、對進出口貿易的準確統計、進出口貿易政策的制定甚至國家經濟政治安全。因此,企業應承擔如實申報、正確申報的較高注意義務。如實申報,要求企業不得故意隱瞞有關事項;正確申報,要求企業無過失的窮盡各種可能途徑盡最大努力準確申報。企業無論故意還是過失導致申報事項與實際不符,均對進出口監管秩序產生不利影響,法律均應予以規制,故申報不實的過錯應包括故意和過失。
      申報不實與歸類差錯在客觀上均表現為企業申報不一致,二者的差異在哪里?《歸類管理規定》沒有對企業商品歸類不準確設定制裁,可見歸類差錯不具有法律上的可苛責性,企業主觀上應不具有過錯。立法者考慮到了商品歸類的技術性困難,如由企業承擔由此導致的風險顯然不公平。如歸類差錯由當事人過錯導致,意味著當事人具有法律上的可苛責性,歸類差錯即應轉化為申報不實。故歸類差錯與申報不實的根本區別在于: 前者企業主觀上不具有過錯,性質上非違法行為; 后者則企業具有過錯,性質為行政違法行為。故二者的法律后果也不同,企業因申報不一致導致應繳而未繳稅款,此兩種情形下均需補繳稅款,但對歸類差錯不得處罰,對申報不實應予處罰。由此得出結論: 企業具有主觀過錯的申報不一致構成申報不實,否則為歸類差錯。
      ( 二) 申報不實主觀過錯的認定
      行政違法行為一般實行過錯推定,由當事人客觀違法行為推定其具有主觀過錯。鑒于商品歸類技術的復雜性,一律將企業申報不一致推定具有主觀過錯過于嚴苛,也使歸類差錯與申報不實的法律界限混淆,故過錯推定不完全適合于對申報不實的認定,海關在認定申報不實時有義務舉證證明企業存在過錯。
      過錯是對義務的違反,企業應承擔如實申報、正確申報的較高注意義務。企業未如實申報意味著對申報事項存在隱瞞或歪曲,其過錯易于認定,難點是如何認定企業在未正確申報情形下的過錯。
      鑒于決定企業正確申報的根本風險源于商品歸類技術性困難,認定其過錯的決定性因素應是所涉商品歸類是否存在難以克服的技術性困難: 如歸類難度不高,一般知識水平報關人員盡到合理注意義務即可申報正確而企業仍申報不正確,則其具有過錯; 如一般知識水平報關人員盡最大努力仍有歸類困難,結論不完全具有唯一性,則不應苛求企業申報與海關認定的商品編碼完全一致。
      總結海關執法實踐,企業在以下典型情形下的申報不一致被認為具有主觀過錯:
      1.所涉商品海關已作出過商品歸類認定。商品歸類認定在海關總署官方網站及相應公開刊物均可獲得,企業有義務通過公開途徑獲得正確編碼,否則為未盡合理注意義務。
      2. 無論是否存在歸類技術困難,企業申報同一商品的編碼都被多次更改。“多次”是指3 次或3 次以上。商品歸類具有唯一性,一種商品不可能同時屬于兩種或兩種以上類別,此為常識,故企業多次更改編碼當然具有過錯。如企業對歸類把握不準,應事先利用商品預歸類或向海關詢問等途徑尋求正確編碼。
      有海關認為,如企業更改編碼未影響繳納關稅或致企業應獲關稅減免而未減免,則不認定為申報不實,似乎商品編碼對應的關稅稅率高低影響對申報不實之動機的認定。申報不實系影響海關監管秩序的行為,編碼對應稅率不應是申報不實的構成條件,故“不能僅僅因為企業申報的商品編碼稅率比正確編碼低就杯弓蛇影,指控為申報不實甚至是偽報走私”,[ 2 ]也不應因企業申報編碼稅率比正確稅率高而否定其過錯行為。
      3. 除商品編碼以外的其他申報事項如產品名稱、數量、價格等與事實不符。此情形下商品編碼的申報不一致往往是因與其他事項申報不一致的同一過錯產生,故有理由判定當事人未盡合理注意義務。
      4. 在被海關以商品編碼申報不準確為由退單后仍以原編碼申報。海關已告知申報不準確,如企業認為海關認定有誤,應與海關進行歸類磋商或就商品歸類申請行政復議。
    四、企業的防范、抗辯與救濟
      ( 一) 防范: 充分利用預歸類
      目前進出口商品預歸類存在海關預歸類和社會化預歸類兩種基本形式。
      海關預歸類,依據《歸類管理規定》第十五條,是指企業可以在貨物實際進出口的45日前,向直屬海關申請就其擬進出口的貨物預先進行的商品歸類。企業對擬進出口商品編碼把握不準,可向進出口關區直屬海關申請預歸類。商品預歸類并非企業的法定強制義務,而是可自主選擇的制度途徑。因此,當企業申報不一致時,海關不能僅以企業未申請預歸類為由認定企業具有過錯。
      社會化預歸類是指由報關企業社會接受進出口貨物經營單位委托,按照《歸類管理規定》,對其擬進出口的貨物預先確定商品歸類,并出具《進出口商品預歸類意見書》的活動。海關總署聯合商務部及報關協會于2007 年推出了這種預歸類服務社會化模式,同年在天津、青島、寧波、廈門、南京、大連、上海、廣州、深圳、拱北、黃埔共11 個關區進行了試點。預歸類服務由海關走向社會后,便利了企業申請預歸類,有利于商品歸類困難的預先解決。
      ( 二) 抗辯: 歸類差錯而非申報不實
      一旦企業出現申報不一致,可提出其行為屬于歸類差錯而非申報不實的抗辯。此時企業應注意以下兩點: 第一,所涉商品歸類須存在技術困難。第二,避免出現前文所列典型的申報不實情形。實踐中在同時滿足以上兩點的前提下,以下典型情形被認為企業已盡合理注意義務:一是在海關事先未對所涉商品做出過歸類認定的情況下,企業以同一商品編碼多次報關而海關通關放行的,前文實例即為此情形。不應認定為申報不實的理由在于: ( 1 ) 海關作為商品歸類部門,對企業的申報認可并通關放行,會使企業產生合理信賴并堅信先前的申報正確。(2) 貨物已進入生產流通領域,海關推翻先前認可并追究企業申報責任的做法會對貿易穩定產生影響。( 3 )既然海關事先未對所涉商品歸類作出認定,其后的認定不應對先前行為有溯及力,貨物以錯誤稅號通關,海關也有審核不嚴的責任。
      二是企業采用了國內外其他企業所普遍申報的編碼,且沒有證明此編碼為錯誤的公開記錄。企業在對商品編碼難以準確把握時常采用其他企業普遍申報的編碼,有的商品甚至在我國第一次進出口,企業因歸類困難而不得不參照國外企業的申報情況。此時,只要沒有關于證明所申報編碼為錯誤的公開記錄或其他證據,應認定企業為尋求正確編碼已盡合理注意義務。
      實踐中因企業所委托的報關行過錯導致申報不實是否意味著企業不應承擔責任呢? 報關行是受企業委托代理報關的代理人,根據委托代理關系,因報關出現的法律責任仍應由作為被代理人的企業承擔。
      ( 三) 救濟: 充分利用各種申辯途徑
      首先應主動啟動商品歸類的行政復議。當海關審單部門審核報關單時認為企業申報不一致,企業應與之溝通磋商,如認為審單部門的認定有誤,可依《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行政復議辦法》第九條的規定單獨就商品歸類問題向其所屬直屬海關提起行政復議,由其直屬海關進行歸類。進入該程序并不必然能推翻審單部門的認定,但提供了可能避免海關啟動申報不實處罰程序的一種途徑。
      此外,《海關處罰條例》等法規還規定了企業在海關緝私局作出處罰決定前的陳述權和申辯權,處罰決定作出后的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等權利,企業應充分重視與利用。
     

    總之,企業應明晰進出口報關中如實和準確申報的較高注意義務,避免出現因過錯而導致的申報不一致,在面臨海關處罰風險時,應充分利用現行制度下的多元救濟途徑,積極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來源:經濟與法)

    YO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