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immcy"></optgroup>
  • <object id="immcy"><button id="immcy"></button></object>
  • <input id="immcy"></input><input id="immcy"><acronym id="immcy"></acronym></input>
  •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 <menu id="immcy"></menu><menu id="immcy"><u id="immcy"></u></menu>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input id="immcy"></input>
  • <input id="immcy"></input>
      • * *

      • * *

      • *

    科越云通關關務資訊

    行業解決方案

    熱搜關鍵詞: 合規認證 云通關報關平臺 智能通關系統 AI報關引擎 AEO合規管家

    三十六計話走私之借尸還

    來源: 2021-09-10 閱讀文本僅需3分鐘
    借尸還魂
      原意是說已經死亡的東西,又借助某種形式得以復活,用在軍事上是指利用、支配那些沒有作為的勢力來達到我方目的的策略。戰爭中往往有這類情況,對雙方都有用的勢力,往往難以駕馭,很難加以利用。而沒有什么作為的勢力,往往要尋求靠山。這個時候,利用和控制這部分勢力,往往可以達到敢勝的目的。
      在走私案件中,走私者往往注冊或購買一個空殼公司作為走私“道具”。“借”空殼公司之“尸”,“還”走私行為之“魂”。
    實例:空殼公司”虛報價格大肆走私 偷逃稅款4000萬
      歐×才、陳×濤為首的特大價格瞞騙走私團伙通過購買和注冊“空殼公司”,低報價格大肆走私進口電子元器件,案值近5億元,偷逃國家稅款4000余萬元。
      2006年7月初,深圳海關審單處發現一個異常信息,關區某品牌電子元器件申報進口的價格與市場價相差極大,有的甚至不到市場價的1/10,存在低瞞報價格走私嫌疑。該關緝私部門隨即對線索展開調查。調查中,緝私民警調取了該類產品兩年內的報關資料,并到相關廠家和市場實地調查、收集有關資料。經過對近年來大量進口的部分電子產品尤其是電阻、電容、二、三極管等電子行業申報的數(重)量、價格等電子數據進行對比分析、核查,緝私民警發現,關區二十余家進口電子元器件企業有低瞞報價格走私行為。
      據緝私民警介紹,以該品牌半導體元器件為例,其采取金字塔型的銷售模式,即:生產商(或稱供應商)—區域代理—分銷商—其他客戶,貨物價格也以5%的幅度由上至下逐漸遞增。按照常理,深圳市欽×進出口有限公司等企業進口該品牌半導體元器件的價格應該比分銷商高5%或以上。但調查的事實并非如此,相同型號的元器件,分銷商報價為人民幣1-2元/個,而欽×等公司向海關申報的價格99%都在人民幣0.1元/個以下,價格反差超過10倍以上。同時,緝私警察在對欽×進出口有限公司等企業進行調查時發現,這些企業根本沒有業務,基本上屬于“空殼”企業。
    作案手段隱蔽:輾轉交貨逃避查緝
      海關緝私部門隨后從人、貨兩方面對該二十余家公司運送進口貨物的車輛及司機進行監控。緝私民警發現,運貨車輛入境后都會從梅林檢查站出關,開往華南物流城旁邊的一個汽車修理廠,并將貨物卸到修理廠里的“福×倉庫”內。之后,貨物由面包車運送到市內其他倉庫。在對司機的跟蹤監控中,緝私民警發現,在裝載目標貨物入境前后,司機都和名叫歐×才的人聯系。而與歐×才來往密切的陳×濤也進入緝私警察的視線。緝私民警排查后得知,陳×濤正是貨主,負責在香港組織貨源和國內銷售,歐×才則負責走私貨物的通關環節。
      緝私部門透露,該團伙一般在周一至周五實施走私,每次走私2-3車貨,團伙成員相當警惕,具有較強的反偵查能力,每次走私,只有第一車報平安后,第二車貨才會發出,待所有車輛順利過關后,貨主陳×濤再入境。據稱,每次實施走私,走私分子都通知各收貨點作好接運準備。為防止收貨點暴露,最大限度地避免海關查緝,走私貨物入境后,并不直接送往收貨點,而是運到在深圳梅林、西麗設立的倉庫或中轉站,隨后才將私貨分發給各收貨商。掌握了走私團伙的目標人物及走私規律后,緝私部門決定等待時機收網。
    抓捕行動斗智:欲擒故縱釣出走私“大魚”
      2007年9月6日,緝私部門得知該走私團伙將再次實施走私,立即部署100余名警力分布在該團伙出入境口岸、貨物中轉站等8個網點,隨時準備開展查緝行動。當日晚,裝載了涉嫌走私電子產品的兩輛中港兩地牌貨車陸續入境,隨后,貨主陳×濤入境,緝私部門開始抓捕行動。
      據了解,行動中,緝私部門抓獲歐×才等涉案人員22名,查獲兩輛涉嫌走私的貨車,查扣電子數據資料、報關單、賬本、假印章等證據材料一批,繳獲兩車涉嫌走私的IC、電容、三極管等電子元器件,貨值近千萬元。經清點,兩車所裝的貨物與進口報關單申報的品名、型號、數量等均嚴重不符,經海關計核,僅該兩車就偷逃稅額一百五十余萬元。然而,異常警惕的陳×濤入境后,在與其他成員聯系不上的情況下,意識到自己的走私行為已經敗露,于是倉皇而逃。
      追逃民警分析認為,由于剛剛案發,嫌疑人肯定不會輕舉妄動,遂決定采取欲擒故縱的方法,暫且“放棄”抓捕陳×濤等。民警隨后詳細了解每一名在逃人員的信息,從房產、車輛等資料中捕捉嫌疑人可能落腳的地點,逐一排查。據稱,在逃嫌疑人隨后放松了警惕,開始出來活動。2007年3月28日,追逃組經過漫長的排查、蹲守、分析,發現了陳×濤的蛛絲馬跡,一舉在寶安區某賓館將該陳抓獲,并搜查到部分單證。7月10日,負責制單的鄭×旸被抓獲。
    查明犯罪事實:里應外合逃稅4000萬
      落網后,陳×濤、鄭×旸相繼交代了犯罪事實。自2005年4月以來,陳×濤負責在香港組織購買電子元器件,由歐×才以“包稅”形式代理報關。緝私部門透露,每進口一噸電容或者電阻,陳×濤支付歐×才5500至6000元人民幣作為“通關費”,而二極管或三極管則按照每個0.2元的價錢支付“通關費”。據悉,歐×才一方面收取通關費,另一方面則利用其弟弟歐×松掛靠深圳市惠×報關有限公司工作的關系,以每月3000元人民幣的工資聘用鄭×旸制作虛假的進出口報關單。同時,為了不引起海關的注意,歐×才還以200—300元人民幣/貨柜的價格購買皮包公司(有外貿經營權、但無實際業務的公司)蓋有印章的空白A4紙,以賣單公司名稱作為經營單位,制作虛假合同、發票、裝箱單、委托報關協議等資料。
      為查明全案犯罪事實,專案組另辟蹊徑對該案上下家公司展開了全面深入的追查。通過調取、分析三十余家涉案企業工商注冊資料及成千上萬份進出口電子數據,對涉案產品的品牌、數量、規格進行區分,對十多家國內相關企業進行走訪調查,同時梳理涉案企業的資金流向,專案組查明了以歐×才、陳×濤為首的走私團伙采取價格瞞騙手法走私100余車電子元器件的犯罪事實,打牢了案件的主要證據基礎。 
    YO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