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immcy"></optgroup>
  • <object id="immcy"><button id="immcy"></button></object>
  • <input id="immcy"></input><input id="immcy"><acronym id="immcy"></acronym></input>
  •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 <menu id="immcy"></menu><menu id="immcy"><u id="immcy"></u></menu>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input id="immcy"></input>
  • <input id="immcy"></input>
      • * *

      • * *

      • *

    科越云通關關務資訊

    行業解決方案

    熱搜關鍵詞: 合規認證 云通關報關平臺 智能通關系統 AI報關引擎 AEO合規管家

    “進出口貨物收發貨人”引發的認知偏差和解決途徑

    來源: 2021-09-08 閱讀文本僅需3分鐘

    作者:林典立

    摘自《海關與經貿研究》


     

    導讀

    出口貨物收發貨人是海關法的基礎性概念。在海關法中,收發貨人負有如實申報的法律義務,享受法定權利,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由于海關法律規定的不完善,其概念和定義不夠科學,并且與國際貿易規則和國內其他部門法的規定不一致,導致一些人對何為海關法的進出口貨物收發貨人產生認知偏差,進而產生了特定主體可否享受特定權利、是否應當履行特定義務甚至是否承擔法律責任的爭議。因此,有必要在《海關法》中明確和厘清進出口貨物收發貨人的概念和定義,使海關法律規定內部協調一致,消除與國際貿易規則和國內其他部門法的沖突,避免行政相對人產生不必要的認知偏差。

    關鍵詞:海關法;收發貨人;認知偏差
     



    一、問題的提出
      在海關法①上,進口貨物的收貨人、出口貨物的發貨人,統稱進出口貨物收發貨人(以下簡稱“收發貨人”)。毫不夸張地說,它是海關法的基礎性概念。因為貨物進出口是海關工作的核心,所以《海關法》和下屬的行政法規、海關規章規定的權利、義務乃至法律責任大多數落在收發貨人身上。因此,準確把握收發貨人的概念和定義,有助于行政相對人更好地了解自己的角色定位、權利義務乃至法律責任。然而《海關法》提出了“進出口貨物收發貨人”這個概念,卻沒有解釋這個概念,報關單又沒有體現這個概念,導致實踐中的當事人可能會出現認知偏差。下面試舉兩個案例②說明此問題:
      例一:A公司與境外供貨商直接洽談,達成買賣某化工原料共識后,委托B公司代理進口這批貨物。應A公司要求,B公司以自己的名義與境外供貨商簽訂合同、支付價款,并向海關申報。因此報關單上的經營單位填制為B公司、收貨單位填制為A公司。經海關取樣送檢,這批化工原料為國家禁止進口固體廢物,擬對B公司予以處罰。B公司反映強烈,其申辯:報關單上清楚地表明了A公司是收貨單位,即A公司就是收貨人,B公司只是A公司進口貨物的代理人,B公司行為的法律后果(包括法律責任)應由委托人A公司承擔。
      例二:某公司進口貨物一批,但貨物抵達口岸后該公司未向海關申報進口。因超期無人申報,海關遂依照《海關法》第三十條第一款規定③將貨物變賣。所得價款在依法扣除運輸、裝卸、儲存等費用和進口稅款后予以留存。因為該批貨物采取信用證付款方式,開證行④認為其已支付信用證項下貨款,并取得貨物提單,已成為貨物當前的收貨人,因此向海關申請發還余款。
      從《海關法》的角度來看,開證行是無權這么做的。原因是:結合《海關法》第十一條⑤、第三十條來看,海關法所指的收貨人是指向海關辦理報關納稅手續的人,而不是指取得貨物提單的人。這兩個概念雖有重合,但也有區別。因為要辦理報關納稅手續,首先要向海關注冊登記;而要向海關注冊登記,就要先獲得對外貿易經營權的資格。銀行不具備上述條件,所以他不是海關法意義的收貨人。因此,海關拒絕了開證行的要求。
      開證行不服,向法院起訴。法院認為:根據《海商法》、《對外貿易規則》以及國際慣例的通常理解,收貨人應當包括提單持有人。海關將“收貨人”理解為貨物之進口人,將其等同于報關單上的經營單位,是適用法律錯誤。
      后來,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針對本案提出了對海關法第三十條規定具體適用問題的答復意見(法工委復字〔2003〕9號)。該委認為,“海關法對‘收貨人’未作定義,對此應當按照通常的理解和其他法律的規定確定。按照通常理解和合同法、海商法的有關規定,‘收貨人’應當是指在運輸合同中載明的收貨人或憑指示的收貨人,或者是不記名提單的持有人等有權提取貨物的人。”顯而易見,答復意見支持了法院的觀點,不采納海關的觀點。
      上述案例反映出,海關法上收發貨人的概念和定義不清晰,所以才出現了爭議。第一個案例的問題是:報關單有經營單位和收貨單位(發貨單位)兩欄,卻沒有進出口貨物收發貨人這一欄。哪個單位才是海關法所指的收發貨人,抑或兩者皆是。第二個案例的問題是:國際貿易規則、海商法等其他法律規定的收發貨人,是否等同海關法上的收發貨人。下文將依次討論,從中查找產生上述問題的根源,最后提出完善海關法律規定、解決問題的途徑。
    二、海關法律規定對收發貨人概念和定義不完全一致
    (一)概念不統一
      《海關法》沒有解釋收發貨人是什么,或者對應報關單的哪一欄。報關單有經營單位、收貨單位(發貨單位)、申報單位三欄,卻沒有進出口貨物收發貨人這一欄。沒有接觸貨物進出口實務的人可能會被收貨單位(發貨單位)、申報單位所迷惑,以為這些單位就是海關法的收發貨人。
      他們產生這樣的誤會是有一定理由的。首先,收貨單位、發貨單位與收貨人、發貨人的定語都是一樣的,人們會從常理上以為“單位”與“人”之間只是一種表述上的差異,兩組詞匯代表同樣的含義。其次,《海關法》規定了收發貨人有如實申報的義務,換言之收發貨人是申報主體,而申報單位從字面上來看,就是負責申報事務的主體,那么人們將申報單位與收發貨人聯系在一起也就不足為奇了。
      實際上,“《海關法》中的‘收發貨人’也不同于進出口貨物報關單上的收貨單位和發貨單位。”⑥為什么不同?可以從兩方面推斷:
    第一,概念不等同。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進出口貨物報關單填制規范》(海關總署2008年第52號公告,以下簡稱《報關單填制規范》)的規定,報關單上的收貨單位是指已知的進口貨物在境內的最終消費、使用單位,既包括自行從境外進口貨物的單位,也包括委托進出口企業進口貨物的單位;發貨單位是指出口貨物在境內的生產或銷售單位,既包括自行出口貨物的單位,也包括委托進出口企業出口貨物的單位。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對報關單位注冊登記管理規定》(海關總署令第221號)第八條規定:“進出口貨物收發貨人,是指依法直接進口或者出口貨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關境內的法人、其他組織或者個人。”這一規定強調了收發貨人直接參與進出口業務的行為特征。結合《報關單填制規范》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對報關單位注冊登記管理規定》兩方面規定來看,當報關單記載的收貨單位(發貨單位)自行進出口貨物時,收貨單位(發貨單位)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對報關單位注冊登記管理規定》所指的收發貨人;但是當報關單記載的收貨單位(發貨單位)委托進出口企業進出口貨物時,它就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對報關單位注冊登記管理規定》的定義。
    第二,管理要求不相同。 《海關總署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進出口貨物報關單填制規范〉的公告》(2013年第30號)規定:“收、發貨單位已在海關注冊登記的,本欄目應填報其中文名稱及海關注冊編碼;未在海關注冊登記的,本欄目應填報其中文名稱及組織機構代碼;未在海關注冊登記且沒有組織機構代碼的,本欄目應填報NO。”這說明,并不是所有的收貨單位(發貨單位)都有海關注冊編碼。而《海關法》第十一條規定:“進出口貨物收發貨人、報關企業辦理報關手續,必須依法經海關注冊登記。未依法經海關注冊登記,不得從事報關業務。”因此,所有的收發貨人都經海關注冊登記,就必有海關注冊編碼。
      綜上,雖然概念之間表述近似,但是彼此并不是完全重合、等同的關系。那么,收發貨人是不是指報關單的申報單位?答案也是否定的。因為依照《報關單填制規范》的規定:“自理報關的,本欄目(申報單位)填報進出口企業的名稱及海關注冊編碼;
      委托代理報關的,本欄目填報經海關批準的報關企業名稱及海關注冊編碼。”由此可見,不是所有的申報單位都是收發貨人,它有時候只是受收發貨人委托代理報關的報關企業。既然不是收貨單位(發貨單位)、也不是申報單位,那么收發貨人是經營單位嗎?答案是肯定的。依照《報關單填制規范》的規定:“本欄目(經營單位)填報在海關注冊登記的對外簽訂并執行進出口貿易合同的中國境內法人、其他組織或個人的名稱及海關注冊編碼。”經營單位必須有海關注冊編碼,而只有收發貨人和報關企業才會有海關注冊編碼,也就是說經營單位可能是收發貨人,也可能是報關企業,還可能兩者皆是。但是《報關單填制規范》在“八、經營單位”中還規定:“有代理報關資格的報關企業代理其他進出口企業辦理進出口報關手續時,填報委托的進出口企業的名稱及海關注冊編碼。”因此,既然經營單位不能是報關企業,那就只能是收發貨人。
      由此推論,報關單上的經營單位才是海關法的收發貨人。但是,從字面上看,比起收貨單位(發貨單位)和申報單位,經營單位和收發貨人的表述相去甚遠,很難使人們自然地認為這兩者表達的是同一個意思。概念上的不統一給行政相對人學法、守法、從事貨物進出口業務制造了不必要的困擾。
    (二)定義不相同
      《報關單填制規范》規定,經營單位是在海關注冊登記的對外簽訂并執行進出口貿易合同的中國境內法人、其他組織或個人。那么,這就是海關法中收發貨人的唯一定義嗎?答案是否定的。海關規章和參考文獻還有其他定義。
      《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關于超期未報關進口貨物、誤卸或者溢卸的進境貨物和放棄進口貨物的處理辦法》(海關總署令第218號附件4)第十二條:“進口貨物收貨人,指經對外經濟貿易主管部門登記或者核準有貨物進口經營資格,并經海關報關注冊登記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關境內法人、其他組織或者個人。”
      《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對報關單位注冊登記管理規定》(海關總署令第221號)第八條:“進出口貨物收發貨人,是指依法直接進口或者出口貨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關境內的法人、其他組織或者個人。”
      《海關法修正案(草案)有關名詞解釋》中提及:“進口貨物的收貨人、出口貨物的發貨人,是指依照我國對外貿易規則的規定有權從事對外貿易經營活動并進出口貨物的法人和其他組織。”⑦
      上面四種定義既有相同之處,又有不同之處,各自強調的重點不同,難免會讓人無所適從,不知道究竟什么是收發貨人。例如,能不能將“簽訂并執行進出口貿易合同”、“直接進口或者出口貨物”與“從事對外貿易經營活動并進出口貨物”三者之間完全等同起來,從字面和邏輯上來看都需要細致推敲。收發貨人定義之間的不統一、不協調增加了人們理解收發貨人這個概念的難度。
    三、海關法律規定與國際貿易規則
      國內其他部門法之間收發貨人的內涵外延不一致雖然上述四種定義不完全一致,但是綜合來看,可以發現有三個特征被兩種或兩種以上的定義所強調。一是收發貨人要具有從事對外貿易經營活動的資格。二是收發貨人從事對外貿易經營活動的具體表現形式是進口或者出口貨物。三是收發貨人要在海關注冊登記。因此,海關法語境下的收發貨人應當至少具備上述三種特征,并在實務中具體表現為報關單上的經營單位。
      然而,收貨人、發貨人并不是海關法獨有的概念。在國際貿易規則、海商法和其他部門法中,收貨人、發貨人的內涵十分豐富,其外延遠遠超出了海關法的收發貨人的范圍。
    (一)在國際貿易中,所謂的收貨人有多種表現形式
    第一,收貨人可以是運輸單據上載明的收貨人,也可以是運輸單據上備注憑指示的收貨人,還可以是不記名提單的持有人。 上述這三種人,未必是在海關注冊登記的收貨人(報關單的經營單位),有可能是報關單的收貨單位,也可能根本不會出現在報關單上。
    第二,在《國際貿易術語解釋通則2010》DAT、DAP、DDP術語中,賣方承擔了訂立運輸合同的義務,貨物承運人是將貨物交給賣方進口地代理而不是買方進口地代理,因此此時收貨人是賣方而不是買方。 有時候,信用證開證行為了控制自己的風險,也會要求自己成為運輸單據上的收貨人。顯然,開證行和境外賣方不可能是海關法的收貨人。
    第三,《海商法》第四十二條規定:“收貨人,是指有權提取貨物的人。” 這條規定所覆蓋的范圍要大于海關法所指的收貨人。正如本文第二個案例,銀行有權提取貨物,但不是海關法的收貨人。
    第四,《兩用物項和技術進出口許可證管理辦法》(商務部、海關總署2005年第29號令)第二十八條規定:兩用物項和技術進口許可證的收貨人是報關單上的收貨單位;兩用物項和技術出口許可證的發貨人是報關單上的發貨單位。 《藥品進口管理辦法》(衛生部、海關總署2012年第86號令)第三十八條規定:收貨單位,是購貨合同和貨運發票中載明的收貨人或者貨主。⑧這些與貨物進出口相關的規定表明,有些中央部委所理解的收貨人與海關法的收貨人也不一致。
    (二)在國際貿易中,所謂的發貨人也是錯綜復雜的
      第一,《國際貿易術語解釋通則2010》FCA、FAS、FOB術語中,賣方并沒有以自己的名義訂立運輸合同的義務,買方必須自行或者委托賣方以買方的名義與承運人訂立運輸合同。因此在運輸單據上的發貨人有時候是境外買方,這顯然不會是報關單上記載的經營單位。第二,《聯合國統一運輸法公約草案》(CMI)將發貨人定義為將貨物實際交給承運人運輸的人。⑨瑏瑠由于國際貿易的復雜性,將貨物實際交給承運人運輸的人即有可能是賣方、也可以是買方、還可能是負責制造產品的工廠、買方指定的貨物代理、承運人、租船人。由此可見,海關法的發貨人已經不能覆蓋國際貿易中的發貨人。
      通過梳理國際貿易規則和國內其他部門法中收貨人、發貨人內涵和外延,可見海關法上的收發貨人與之相去甚遠。但是辦理海關手續是國際貿易不可繞過的一環,海關法律規定對收發貨人的獨特理解,極有可能造成行政相對人接觸海關工作時出現不理解和不適應,進而引發爭議。本文的第二個案例就是如此發生的。
    四、解決認知偏差的途徑
      由此可見,人們對收發貨人概念和定義的認知在兩個層面上產生偏差。第一個層面,海關法與國際貿易規則、國內其他部門法定義的收發貨人并不一致,人們帶著對國際貿易規則和國內其他部門法的慣常理解進入海關法語境時,可能會錯誤以為海關法的收發貨人與國際貿易規則、國內其他部門法的收發貨人是同種事物。第二個層面,海關法上的收發貨人在報關單變成了經營單位,而報關單上的收貨單位(發貨單位)和申報單位比起經營單位來更像是收發貨人時,本文第一個案例中經營單位產生這樣的錯誤觀點也就不足為奇了。
      發生這兩種偏差的根源在于海關法上收發貨人的概念和定義不統一、不協調、不合理。雖然這些問題都可以勉強運用文義解釋、體系解釋、歷史解釋等多種法律解釋手段予以應對,但是法律規定的不科學始終增加了人們學習、理解、運用法律規定的難度。這對構建高效、和諧的貨物進出口秩序是不利的。
    (一)解決第一個層面認知偏差的途徑
      解決第一個層面認知偏差問題的核心是要調整海關法中收發貨人的概念和定義。可選的途徑有三種。第一,海關法上的收發貨人的概念不變,以國際貿易規則和國內其他部門法對收發貨人的慣常理解代替海關法語境對收發貨人的傳統定義,并在《海關法》第一百條明確規定,實現收發貨人的定義和概念在海關法內外的統一。第二,海關法上的收發貨人的概念不變,在《海關法》第一百條中明文重申海關法語境下對收發貨人的傳統定義。第三,認可國際貿易規則和國內其他部門法對收發貨人的概念和慣常理解,海關法改用符合海關管理實際的其他概念代替收發貨人,同時將海關法語境對收發貨人的傳統定義作為新概念的定義。
    1.第一種途徑的利弊分析
      本文第二個案例中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的觀點實際上就是第一種途徑。雖然法工委復字〔2003〕9號文擴大了可以領取余款的民事主體范圍,為非海關法的收貨人提供了一條彌補損失的合法渠道,但是它也不當擴大了海關工作中行政相對人的范圍,可能會給實踐帶來混亂。因為行政相對人范圍的擴大,單單從《海關法》第三十條第一款來看,或許是權利主體范圍的擴大;但是從海關法其他條款來看,更多的是義務主體范圍的擴大。例如《海關法》第五十四條規定了進口貨物的收貨人是關稅的納稅義務人。《海關法》第六十一條、第六十二條規定了海關可以對違法納稅義務人的財物實施稅收保全和稅收強制。《海關法》第六十二條規定海關有權向納稅義務人追征、補征少征或者漏征的稅款。這意味著,如果任何有權提取貨物的人是海關法的收貨人的話,那么他們也要承擔海關法義務和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這違背了海關法的本意,也與當前海關管理實踐不相符。因此,海關法對收發貨人的定義不應等同于國際貿易規則和國內其他部門法對收發貨人的慣常理解。
    2.第二種途徑的利弊分析
      這種途徑的好處是只修改了《海關法》第一百條,明確了收發貨人的定義,為海關執法和應對法律爭議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依據。《海關法》和下屬的行政法規、海關規章關于收發貨人的概念都不需要調整。立法工作量非常小。壞處是同一個概念在國際貿易規則、國內其他部門法和海關法之間不同內涵、外延的問題仍然存在,行政相對人進入海關法語境時仍然可能對收發貨人產生認知偏差,迫使行政相對人投入精力學習、理解和適應舊概念的新定義。
    3.第三種途徑的利弊分析
      這種途徑的好處有兩個。一方面,統一海關法與國際貿易規則、國內其他部門法對同一個概念的認知,徹底解決了同一個概念不同內涵、外延的問題,實現了法律體系的內外協調,也避免了行政相對人認知偏差的產生。另一方面,啟用新概念,并維持海關法對收發貨人的傳統定義,有利于海關將現有的管理延續下去,不受影響。壞處是要全面調整《海關法》和下屬的行政法規、海關規章關于收發貨人的表述,立法工作量大。
    4.結論
      簡言之,第一種途徑與海關當前管理實踐不符,總體上也不利于行政相對人,應當最先排除。第二種途徑對海關相對有利,第三種途徑對行政相對人相對有利,兩者之間要進行價值衡量。
      海關監管是貨物進出口的其中一環,而貨物進出口是國際貿易的其中一環。這就是說,國際貿易才是全局,而海關監管只是部分。應該是部分服從和遷就全局,而不是讓全局來遷就部分,或者讓部分與全局分庭抗禮。在國際貿易規則和海商法對收發貨人已經有慣常理解的情況下,海關法沒有必要用同一個概念來表達第二種含義,徒增行政相對人學法、守法的成本,造成法律體系的不協調。立法工作量再大,都不足以與因為錯誤理解和適用法律而產生的社會成本相提并論。因此,從立法為民的角度出發,應當優先選擇對行政相對人有利、社會成本較小的途徑。
      既然選擇了第三種途徑,那么接下來要考慮如何調整概念和定義。概念方面,民事主體辦理報關納稅手續的核心目的只有一個:進口或者出口貨物。因此,可以將核心目的與民事主體組合成一個對應的新概念:進口人、出口人,并統稱為進出口人。結合本文之前總結的收發貨人的三個特征,可以將進出口人定義為有權從事對外貿易經營活動,在海關注冊登記,直接進口或出口貨物的中國境內法人、其他組織和個人。要在《海關法》第一百條中明文規定進出口人的定義,通過高位階的法律來消除海關法內部對進出口人的定義不一、表述不一、理解不一的問題。
      明確了新概念和定義之后,要對《海關法》和下屬的行政法規、海關規章作全面的修改,使海關法律規定保持一致和協調。
    (二)解決第二個層面認知偏差的途徑
      解決第二個層面認知偏差問題的途徑就相應簡單很多。在字面上,報關單的經營單位與收發貨人、進出口人相差甚大。為了避免產生誤會,報關單和《報關單填制規范》中有關經營單位的表述全部替換為進出口人,將收貨單位(發貨單位)更名為境內最終接受貨物的單位(境內最初發出貨物的單位),將申報單位更名為實際辦理報關手續的單位,實現海關法和報關單格式的統一,避免行政相對人在實務中產生認知偏差。


    參考文獻
      〔1〕卞耀武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法釋義〔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2〕楊小強.稅法總論〔M〕.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2.
      〔3〕蔣正雄.論發貨人的法律地位〔J〕.集裝箱化,2003,(3):17-19.
      〔4〕國務院法制辦財金司,財政部關稅司,海關總署政法司,關稅司.《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關稅條例》釋義〔M〕.北京:中國民主法制出版社,2004.
      〔5〕席曉娟.名義借用情況下納稅主體的法律認定〔C〕.北京大學財經法研究中心,財稅法論叢.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404-414.
      〔6〕鄭宗亨.海關法上進出口貨物收發貨人概念之研究〔D〕.廈門:廈門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06.
      〔7〕程昌聯.對《海關法》“進出口貨物收發貨人”問題的法律思考〔J〕.銅陵學院學報,2007,(6):59-62.
      〔8〕黃彥東.《海商法》下兩種托運人法律問題評析〔J〕.東南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8,(10):107-109.

    YO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