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immcy"></optgroup>
  • <object id="immcy"><button id="immcy"></button></object>
  • <input id="immcy"></input><input id="immcy"><acronym id="immcy"></acronym></input>
  •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 <menu id="immcy"></menu><menu id="immcy"><u id="immcy"></u></menu>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input id="immcy"></input>
  • <input id="immcy"></input>
      • * *

      • * *

      • *

    科越云通關關務資訊

    行業解決方案

    熱搜關鍵詞: 合規認證 云通關報關平臺 智能通關系統 AI報關引擎 AEO合規管家

    進出口貨物價格申報不實或偽報進出口貨物價格的法律風險

    來源: 2021-09-07 閱讀文本僅需3分鐘

    來源/海關法律服務

    作者/趙晶


     

    摘要

    關的核心行政職能是對進出口貨物進行征稅管理,決定進出口關稅及其他代征進出口環節稅有三大因素——完稅價格、商品歸類及原產地。企業對價格的申報不實或者偽報,通常發生在進口申報環節,主要表現為低報價格。采取的形式包括使用虛假進口合同、發票等單據進行申報;未將應計入貨物完稅價格的因素計入,如未將間接向賣方支付的費用計入進口貨物完稅價格中;或扣除了不應扣除的費用,比如保修費用不應從進口貨物價格中被扣除。


     

    【案情概況】
      2011年2月,中國A公司與德國B公司簽訂了一份《總代理合同》,約定A公司為B公司產品在中國的唯一代理商,并約定了B公司2011年至2013年的進口數量。合同同時約定,A公司每年應在中國境內參加至少兩次大型商業展覽以推廣B公司的產品,展覽費用由雙方各負擔50%。2011年,A公司依約進口B公司產品23臺并在中國境內銷售完畢,也履行了參加兩場大型展覽的合同義務。但B公司并未以直接向A公司付款的方式承擔展覽費用,而是與A公司約定,將展覽費用在2012年度的進口產品價格中陸續抵扣,并約定了具體的抵扣方案,包括在每臺產品上抵扣的金額和抵扣后的產品價格。2012年,A公司最初進口5臺產品時,B公司都按抵扣后的產品價格提供了發票,A公司亦以真實發票金額進行了申報;但在此后,B公司卻違反約定,拒絕再按已商定的抵扣后金額提供發票,而是以產品原價格出示發票,且始終未向A公司支付剩余應支付的展覽費用。A公司認為B公司的行為屬于違約,B公司不僅應繼續在產品價格中抵扣展覽費用,而且應提供抵扣后金額的發票,因此A公司在向海關申報進口時,其依然以之前約定的抵扣后價格進行了申報,并偽造了相同金額的發票。2013年,海關在對A公司稽查時,發現A公司存在偽報進口貨物價格的行為,共涉及進口關稅及增值稅100余萬元,遂將案件移交緝私部門調查。后經過法院審理,A公司被認定為走私罪被處以罰金,其業務主管人員亦被判處刑罰。
    【律師評析】
      海關的核心行政職能是對進出口貨物進行征稅管理,決定進出口關稅及其他代征進出口環節稅有三大因素——完稅價格、商品歸類及原產地。企業對價格的申報不實或者偽報,通常發生在進口申報環節,主要表現為低報價格。采取的形式包括使用虛假進口合同、發票等單據進行申報;未將應計入貨物完稅價格的因素計入,如未將間接向賣方支付的費用計入進口貨物完稅價格中;或扣除了不應扣除的費用,比如保修費用不應從進口貨物價格中被扣除。
      該案中,A公司在2012年向海關申報進口最初的5臺產品時,使用了與賣方事先約定的,即已抵扣展覽費用后的價格,且申報使用的發票和合同也是真實的,但這種抵扣后的價格并不符合海關對進口貨物成交價格的定義。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審定進出口貨物完稅價格辦法》第七條規定“進口貨物的成交價格,是指賣方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銷售該貨物時買方為進口該貨物向賣方實付、應付的……,包括直接支付的價款和間接支付的價款。”該案展覽費用本與進口貨物價格無關,但是雙方卻約定在進口貨物價格進行抵減,即使抵減屬于常見的商業操作,但并不能改變抵減部分仍然是A公司應當支付的產品價格的一部分這一事實,故A公司仍應以“應付價款”向海關申報。但A公司對最初5臺產品的申報可能是由于不了解海關對進口貨物成交價格的規定導致,如果海關沒有證據證明A公司具有走私的主觀故意,則可以認為其申報行為系申報不實,而非走私行為;但在隨后進行的申報活動中,A公司使用了偽造的進口發票,則屬于明顯的偽報行為,其漏繳的進口關稅及增值稅已達到刑法認定走私罪的數額,因此被追究刑事責任。
    【相關規定】
      1、《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審定進出口貨物完稅價格辦法》(海關總署第213號令)
      第五條 進口貨物的完稅價格,由海關以該貨物的成交價格為基礎審查確定,并且應當包括貨物運抵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輸入地點起卸前的運輸及其相關費用、保險費。
      第七條 進口貨物的成交價格,是指賣方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銷售該貨物時買方為進口該貨物向賣方實付、應付的,并且按照本章第三節的規定調整后的價款總額,包括直接支付的價款和間接支付的價款。
      2、《刑法》
      第一百五十三條 走私本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一百五十二條、第三百四十七條規定以外的貨物、物品的,根據情節輕重,分別依照下列規定處罰:
      (一)走私貨物、物品偷逃應繳稅額較大或者一年內曾因走私被給予二次行政處罰后又走私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偷逃應繳稅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
      (二)走私貨物、物品偷逃應繳稅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偷逃應繳稅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
      (三)走私貨物、物品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偷逃應繳稅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對多次走私未經處理的,按照累計走私貨物、物品的偷逃應繳稅額處罰。
      3、《關于辦理走私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2014年9日9日發布
      第二十四條 單位犯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一百五十二條規定之罪,依照本解釋規定的標準定罪處罰。
      單位犯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偷逃應繳稅額在二十萬元以上不滿一百萬元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偷逃應繳稅額在一百萬元以上不滿五百萬元的,應當認定為“情節嚴重”;偷逃應繳稅額在五百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情節特別嚴重”。


      作者:趙晶 ,德衡律師集團北京德和衡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海關法律事務中心副主任。在加盟德衡律師集團前,曾在海關總署政法司、電子口岸數據中心、某直屬海關工作,后在某以海關事務、稅務咨詢為主營業務的咨詢公司中任職至高級經理。趙律師在為進出口企業提供服務方面經驗尤為突出,其服務包括關稅籌劃、進出口流程設計、相關商務協議的起草和審核、關務風險評估、與海關進行價格、歸類磋商、協助企業應對海關稽查、海關行政處罰案件代理、刑事案件代理、國際貿易糾紛代理等。
      聯系電話:13911906253 郵箱:zhaojing@deheng.com

    YO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