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immcy"></optgroup>
  • <object id="immcy"><button id="immcy"></button></object>
  • <input id="immcy"></input><input id="immcy"><acronym id="immcy"></acronym></input>
  •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 <menu id="immcy"></menu><menu id="immcy"><u id="immcy"></u></menu>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input id="immcy"></input>
  • <input id="immcy"></input>
      • * *

      • * *

      • *

    科越云通關關務資訊

    行業解決方案

    熱搜關鍵詞: 合規認證 云通關報關平臺 智能通關系統 AI報關引擎 AEO合規管家

    海關歸類認定確定之前走私犯罪的認定

    來源: 2021-09-07 閱讀文本僅需3分鐘

    來源:上海海關學院學報

    作者:胡春健

    摘要

    關是歸類認定的權威部門,其作出的歸類認定是認定行為人是否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的重要依據,亦系認定行為人偷逃應繳稅額的重要標準。通常情況下,只有在海關歸類認定確定之后,行為人的行為才有可能構成犯罪;但在特殊情況下,即使海關的歸類認定尚未確定,行為人在進出口過程中若實施了偽報、瞞報等虛報行為,客觀上亦造成了偷逃稅款的結果,其行為仍然可以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

    鍵詞:海關歸類認定;走私犯罪認定;間接故意


      在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中,海關的歸類認定通常是認定行為人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的前提,特別是在采用偽報、瞞報等虛報貨物、物品特征或者品名類案件中,更是確定行為人是否構成犯罪的唯一依據。實踐中有行為人將高稅率的貨物申報成低稅率的其他貨物,如將高稅率的羊毛醇申報成低稅率的固醇;有行為人隱瞞或者增加貨物特征,從而通過歸類降低貨物的關稅稅率,如將原本是構成整機的汽車零件申報成普通的汽車零件(構成整機的汽車零件稅率高于普通零件的稅率),從而降低進口關稅偷逃稅款。
      在上述情形中,若要確定行為人的行為構成犯罪,其前提是海關已經對涉案貨物有明確的歸類認定。因為只有在明確歸類的基礎上,才能確定涉案人員的偽報行為進而確定其行為是否偷逃了稅款,是否構成走私罪。若海關在行為人走私過程中無法確定歸類,則在認定行為人具有走私罪主觀故意方面存在一定的欠缺。如在本文開頭所舉的例子,要認定行為人的確將羊毛醇偽報成固醇并進而偷逃稅款,海關必須事先對羊毛醇有明確的歸類認定,即羊毛醇歸類所屬的稅則號對應的關稅稅率要高于固醇所屬的稅則號對應的關稅稅率。如果海關在行為人進口羊毛醇的過程中無法確定羊毛醇的歸類,通常情況下則無法認定行為人具有通過偽報貨物品名進而偷逃稅款的主觀故意。但在實際辦案過程中存在一些特殊的情況,即使海關的歸類認定沒有明確,包括行為人在貿易過程中沒有明確以及在貿易過程結束之后沒有明確,行為人的行為是否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不能一概而論,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這也是本文探討的價值所在。筆者結合案例,對于在海關歸類確定之前如何認定走私犯罪提出認定標準,以供辦案實踐參考。
      2007年,甲公司在進口帶有高清接口的液晶顯示器過程中,將該類液晶顯示器歸入普通顯示器的稅則號(不具有視頻功能的顯示器)向海關申報進口,申報關稅為零,主要理由是該帶有高清接口的液晶顯示器不具有視頻功能。之后,海關在例行查驗時注意到甲公司所申報進口的液晶顯示器帶有高清接口,應該具有視頻功能,認為應將帶有高清接口的液晶顯示器歸入普通電視機的稅則號,繳納30%的關稅。海關據此認定甲公司故意歸類錯誤,要求甲公司繳納保證金,并在今后進口過程中以30%的關稅稅率向海關申報進口貨物。但甲公司不服海關的歸類認定,認為其公司所進口的液晶顯示器不具有視頻功能,無須繳納30%的關稅,遂向海關提出復議。同時,甲公司在申請復議的過程中,又委托專業鑒定部門對其所進口的液晶顯示器是否具有視頻功能予以鑒定。經鑒定,甲公司所進口的液晶顯示器不具有視頻功能。甲公司根據該鑒定結論要求海關歸類部門在歸類復議時予以充分注意。而海關在收到該鑒定結論之后,由于原先的歸類依據已被否定,故對于甲公司所進口的帶有高清接口的液晶顯示器究竟如何歸類無法確定,遂請示海關總署。在歸類認定的請示過程中,甲公司繼續進口帶高清接口的液晶顯示器并如實申報,但仍歸入零關稅的稅則號。海關在受理通關時則要求甲公司按照30%的關稅稅率收取納稅保證金,甲公司亦如數繳納。最后,甲公司考慮到每次進口都要被海關查驗并收取保證金,不僅拖延報關時間,而且部分流動資金被占用,因此在2008年年初申報的2票貨物中,瞞報了所進口液晶顯示器帶有高清接口,并申報為零關稅。這2票貨物不但沒有被收取保證金,而且順利通關。在這2票貨物進口之后,海關總署出具了權威的歸類認定,認為帶有高清接口的液晶顯示器擁有更高的視頻和音頻享受,應歸入30%的關稅稅則號。據此,海關對本案最初的歸類認定是正確的(當然,具體的依據是錯誤的)。
      在海關出具歸類認定之后,海關緝私局立案偵查本案,并以甲公司從2007年始至2008年間,采用偽報方式進口液晶顯示器共計12票(包括2008年的2票),偷逃應繳稅額160萬余元,其中2008年的2票貨物偷逃應繳稅額29萬余元。需要提及的是,甲公司在收到最終的歸類認定之后,即不再從國外進口帶有高清接口的液晶顯示器,而改為從國內采購。
      就本案而言,甲公司的申報行為都是在最終的歸類認定確定之前實施的。雖然之前曾經有過歸類認定,但由于該歸類認定的依據被鑒定結論所否定,故該歸類認定是無效的。根據最后的歸類認定,甲公司將應當繳納30%關稅的液晶顯示器申報為零關稅,偷逃應繳稅額共計160萬余元,其行為是否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值得明確,認定時亦存在不同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甲公司所進口的12票貨物均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理由是:無論甲公司是否如實申報,其將本應申報為30%關稅稅率的貨物申報為零關稅,且經最終歸類確定,涉案貨物的確應當申報為30%的關稅。特別是在海關要求其按照30%關稅稅率申報時,甲公司仍然申報為零關稅,主觀上具有偷逃稅款的故意,客觀上亦造成了偷逃稅額的后果(注:海關要求甲公司繳納的只是納稅保證金,并非稅款,兩者性質存在不同),故其行為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
      第二種觀點認為,甲公司的行為不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理由是:甲公司在進口液晶顯示器過程中,海關作為權威的歸類認定部門,起初的歸類認定被否定,最終的歸類認定是在甲公司進口行為完成之后作出的,且甲公司在得知最終的歸類認定之后,亦不再進口涉案貨物。從這一點也說明,甲公司是不知該如何歸類,并非明知如何歸類而故意不為。因此,甲公司不具有偷逃稅額的主觀故意,其行為不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
      第三種意見認為,甲公司的行為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但只能認定甲公司最后進口的2票貨物,即偷逃應繳稅額29萬余元。
      筆者贊同第三種觀點,甲公司的行為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但僅以29萬余元為限。具體分以下兩方面進行探討:
      第一方面:甲公司前10票的申報行為不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理由是:
      1.甲公司在進口過程中均系如實申報,沒有實施偽報、瞞報等虛報行為;
      2.甲公司認為帶有高清接口的液晶顯示器不具有視頻功能,應當歸入零關稅的稅則號,對此有相應的鑒定結論予以支撐。海關最初的歸類認定也因為歸類依據錯誤而被否定。
      3.在最終的歸類認定確定之前,海關也不確定該液晶顯示器該如何歸類。要認定甲公司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其前提必須是甲公司具有通過故意錯誤歸類從而偷逃稅款的主觀明知,而事實上由于甲公司在進口申報過程中,最終的歸類認定始終沒有明確,故無法認定其故意錯誤歸類的主觀故意。同時還應指出的是,甲公司在海關亦不明確如何歸類的前提下,基于追求公司利益最大化的本性,故意將貨物申報為零關稅,是合乎情理的行為。因此,甲公司這部分的進口申報行為不構成犯罪。
      第二方面:甲公司最后申報的2票行為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理由是:
      1.甲公司實施了偽報行為。我國《海關法》第二十四條的規定: “進口貨物的收貨人、出口貨物的發貨人應當向海關如實申報。”根據該規定,如實申報貨物特征是行為人的一項基本義務。如果行為人明知貨物的特征而不予以申報,則違反了上述義務。就本案而言,甲公司在最后2票貨物的申報過程中實施了瞞報行為,即將帶有高清接口的液晶顯示器申報為不帶該接口的液晶顯示器,已經違反了上述法律規定。
      2.甲公司具有走私犯罪的動機。在最后2票貨物申報時,行為人之所以要實施瞞報行為,是因為一旦如實申報,必然要繳納保證金,占用公司資金流動,并且影響通關速度。
      3.甲公司具有偷逃稅額的主觀故意。甲公司實施瞞報行為,從而“名正言順”地將帶有高清接口的液晶顯示器申報為零關稅,海關沒有收取保證金并予以放行。甲公司認為,在今后海關的歸類認定明確后,即將按照30%的關稅征收關稅,但這2票貨物的稅款則可以逃避的。正是在這一主觀故意內容下,甲公司的行為符合我國刑法規定的間接故意犯罪的構成要件,即為了避免繳納保證金,加快通關速度,故意實施瞞報行為,放任今后可能需要繳納的高額關稅。
      4.甲公司的瞞報行為客觀上造成了刑法意義上的危害后果。根據海關的最終歸類認定,帶有高清的液晶顯示器需要繳納30%的關稅。根據這一認定,核稅部門經計核,最后2票的偷逃稅額為29萬余元,已經達到單位走私普通貨物罪的起刑點。這里需要指出的是,如果海關歸類確定,即使帶有高清接口的液晶顯示器也只按照零關稅申報,則放任的犯罪危害后果沒有發生,甲公司的瞞報行為也就沒有刑法意義上的實際危害后果,故不需要承擔刑事責任。
      綜上,筆者認為甲公司的最后2票申報進口行為,已經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當然,這是從應用層面分析本案定性得出的結論。同時筆者也注意到甲公司在海關歸類認定沒有確定之前所實施的走私行為,與通常的走私行為存在區別,主要體現為行為人的主觀惡性方面:甲公司在海關歸類沒有確定之前所實施的行為,其主觀故意是間接故意,這就決定了行為人的主觀惡意較海關歸類已經確定的直接故意支配下的走私行為要小。
      對此,筆者就海關歸類確定之前,如何認定走私犯罪提出一定的標準,供實踐中參考。
    1.行為人主觀故意原則上為間接故意
      結合本文的上述分析,原則上而言,在海關歸類確定之前,行為人的申報進口行為只可能構成間接故意支配下的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因為畢竟就行為人而言,由于其在申報進口貨物時,包括海關在內的所有人員均不知道如何對貨物進行歸類,因此,無法認定行為人是積極追求偷逃稅額的直接故意。
      對于走私犯罪中是否存在間接故意,包括在理論和實踐中還存在一定的爭議,但筆者認為該爭議或者分歧是不需要的。因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海關總署出具的《關于辦理走私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五條已經予以了非常明確的規定:“行為人明知自己的行為違反國家法律規定,逃避海關監管,偷逃進出境貨物、物品的應繳稅額,或者逃避國家有關進出境的禁止性規定,并且希望或者放任危害結果發生的,應認定具有走私的主觀故意”;“走私主觀故意中的‘明知’是指行為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所從事的行為是走私行為”。根據上述規定,走私犯罪是故意犯罪,該故意犯罪包括直接故意和間接故意,即行為人明知自己的申報行為可能會導致偷逃應繳稅額的后果而予以放任,客觀上的結果也是發生了偷逃應繳稅額的結果,行為人的行為就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
      但我們也應該看到,雖然海關的歸類認定沒有明確,但如果行為人事先已經明確知道將征收高額的關稅,仍然實施瞞報行為,其主觀故意就是直接故意。當然,如果要在實踐中認定直接故意,必須有相應的證據予以支撐。
    2.行為人必須實施了瞞報、偽報等虛假申報行為
      間接故意支配下的行為人,通常是為了達到某一目的而實施行為,卻放任了另一可能發生的危害后果。因此,對于海關歸類沒有確定之前,行為人若沒有實施任何的偽報行為,只是存在歸類錯誤,因此,其行為不符合間接故意犯罪的行為要件。同時,對于行為人而言,只要如實申報,至于歸類問題,海關也沒有明確,自己的申報行為只是暫時性的申報,且通常情況下還需要繳納保證金,因此,行為人的行為不可能構成犯罪。但如果行為人實施了偽報行為,其就存在放任今后可能造成的少繳稅額的情形,符合間接故意犯罪的構成要件。
    3.客觀上的確存在刑法意義上的危害后果
      在間接故意犯罪下,只有客觀上發生了刑法意義上的危害后果,才能構成犯罪。根據刑法理論,間接故意只能是結果犯罪,如果沒有危害結果發生,行為也就不構成犯罪。因此,就走私普通貨物罪而言,只有行為人偽報的貨物,經海關最終的歸類認定必須繳納高稅率的關稅,且偷逃的應繳稅額已經達到了追究刑事責任的起刑點,才可啟動刑事訴訟程序。

    YO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