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immcy"></optgroup>
  • <object id="immcy"><button id="immcy"></button></object>
  • <input id="immcy"></input><input id="immcy"><acronym id="immcy"></acronym></input>
  •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 <menu id="immcy"></menu><menu id="immcy"><u id="immcy"></u></menu>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input id="immcy"></input>
  • <input id="immcy"></input>
      • * *

      • * *

      • *

    科越云通關關務資訊

    行業解決方案

    熱搜關鍵詞: 合規認證 云通關報關平臺 智能通關系統 AI報關引擎 AEO合規管家

    海關案件刑事轉行政時效問題的疑問

    來源: 2021-09-06 閱讀文本僅需3分鐘
    在海關辦案實踐中常有這樣的案件:一開始海關緝私部門以涉嫌走私罪刑事立案,但后來經偵查發現難以證實,或者檢察機關不起訴、人民法院判決無罪或免于刑事處罰。這樣的案件有的刑事立案之初就已經超過了兩年的行政處罰追究時效,有的在刑事辦案期間兩年時效到期。此類案件當事人的違法行為的海關發現之日如何確定?換句話說:如何確定是否超過兩年的追究時效?
      目前部分海關在辦理這種類型的行政違法案件時,是參照海關總署《關于轉發和具體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走私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通知》(署偵20019號)關于 “走私行為案發時”的說明:“走私行為案發時”系指走私案件被揭發之時,具體執行中應以查獲案件的立案之日(包括行政執法部門的立案之日)計算;同一案件因辦案部門轉換出現不同立案日期的,以接近走私行為發生時的立案之日為準”。
      在實踐操作上,一般以刑事立案時間作為海關發現之日。如果刑事立案時已經距違法行為發生超過兩年的,刑事案件撤銷的同時,海關查私部門也不會行政立案;如果還未超過,則行政立案追究。
      這種做法是有疑問的。
    一、雖然走私案件的刑事偵查權與行政處罰權都屬于海關緝私局,但這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法律程序。
    1、前者的執法主體是××海關走私犯罪偵查局,是一級公安機構;后者的執法主體是××海關,是行政執法機關。這點從兩者制發的法律文書上就可以看出來:前者將案卷材料移送檢察機關時使用“走私犯罪偵查局”的印章,后者制發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加蓋的則是××海關的行政公章。這決不是執法者隨機選擇或者偏好的不同,而是有著深層的法律要求。
    2、兩者的法律依據不同。 刑事偵查依據《刑事訴訟法》及相關法律法規,行政處罰依據的是《行政處罰法》、《實施條例》等規定。由于依據的不同,調查人員在調查中的權限、取證手段、調查方式也有很大差別。對當事人的影響也不一樣,例如在刑事偵查中可以采取各種強制措施如逮捕、拘留、監視居住等,行政處罰案件的調查只能采取一些特定的調查手段。
    3、兩者在整個法律程序所處的階段不同。 刑事偵查終結后偵查機關認為有犯罪嫌疑的,會填寫《破案報告、偵查終結報告》等文書,并最終形成正式法律文書向檢察機關移送審查起訴;檢察機關審查同意的,向人民法院提交《起訴書》,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后以《判決書》的形式判定當事人是否有罪,是否應承受刑罰。當事人不服一審判決的,還可以上訴。從整個刑事案件的流程來看,偵查機關偵查終結只是整個案件開始的一個環節,其只能向其后部門提出意見,而不是最終決定。行政處罰案件則不同。調查部門辦理完畢案件后就可以出具《行政處罰決定書》,并對當事人產生法律效力。雖然當事人可以通過各種救濟途徑如行政復議、行政訴訟等審查行政處罰決定,但一般情況下行政處罰并不因當事人的救濟行為而發生效力中斷。
      筆者之所以花費了這么大的篇幅去講兩者的區別,在于目前海關在時效問題上持這種觀點的人很多,現實中很多案件也就是這么操作的。
    二、現實中還有一種情況是緝私部門以走私罪刑事立案,撤案或者不起訴、法院判決無罪后又以違規為由行政立案。這又分為兩種情況,一種是兩者案由相關聯。如某當事人申報進口二手聯合收割機,海關懷疑當事人低報價格,當事人也承認低報價格,但真實價格由于涉及國外,無法得到確切證據。最終導致整個刑事案件失敗。于是海關以“價格申報不實”為由行政立案,但行政立案時已經超過兩年的追究時效。
      這種做法肯定是有問題的。首先不合法,理由如上述。另外,已經被否定的證據穿個馬甲司法機關難道就認不出來了?同樣的證據同樣的司法機關難道會做出不同的解釋?
      另外一種情況是刑事案件與行政案件案由不同。如刑事案件以走私普通貨物罪立案,案件撤銷后海關又以擅自轉讓海關監管貨物行政立案,兩者風馬牛不相及。很多行政案件的線索還都是刑事偵查中發現的。這時候如果超過了追究時效,行政立案毫無疑問的違法的。請看案例:
      2003年至2006年間,某公司陸續免稅進口空氣壓縮機等設備6套,價值130萬美元。2007年1月海關在核查中發現,某公司上述設備進口后立即直接銷售給其下屬子公司。經海關計核,上述設備共漏繳稅款人民幣86萬元。
      海關于2007年5月5日立案偵查。在偵查過程中,犯罪嫌疑單位不承認主觀上逃稅和牟利的故意,偵查部門也不能調取其它任何能證實主觀故意方面的證據。11月1日,此案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12月30日,檢察機關做出不起訴決定。2008年1月8日,海關以“擅自轉讓海關監管貨物”為由行政立案。
      此案律師從刑事立案時開始接手。針對海關行政立案的情況,律師組織相關專家進行了研討,并提出如下意見:
      委托人擅自轉讓海關監管貨物的時間分別為2003年7月、2003年10月、2004年2月、2004年6月、2005年11月、2006年2月。只有最后一票2006年2月尚在海關行政處罰追究時效范圍內,其它已經超過兩年追究期,不應處罰。
    海關認為: 1、海關發現違法行為之日應為2007年5月,2005年11月發生的違法行為也在追究期限內;2、后四票貨物轉讓后,受讓人一直未付清全部款項,說明轉讓行為尚未完成,故此四票貨物也在追究期限內。
    律師反駁意見:
      1、關于以刑事立案時間作為海關發現行為違法行為之日。(理由如上所述,不再重復);
      2、四票貨物受讓人未付清貨款,并未影響到貨物所有權的轉移。也就是說后四票只是債權關系,與物權無關。
      海關接受了律師關于物權與債權的意見,但仍認定兩票貨物違法并予以追究。《行政處罰告知單》送達委托人后,律師受托提起行政復議。后在各方努力下,此案以委托人比較滿意的結果結案。
    YO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