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immcy"></optgroup>
  • <object id="immcy"><button id="immcy"></button></object>
  • <input id="immcy"></input><input id="immcy"><acronym id="immcy"></acronym></input>
  •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 <menu id="immcy"></menu><menu id="immcy"><u id="immcy"></u></menu>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input id="immcy"></input>
  • <input id="immcy"></input>
      • * *

      • * *

      • *

    科越云通關關務資訊

    行業解決方案

    熱搜關鍵詞: 合規認證 云通關報關平臺 智能通關系統 AI報關引擎 AEO合規管家

    估價行政訴訟中雙方的舉證責任

    來源: 2021-09-03 閱讀文本僅需3分鐘
    因海關估價而提起的行政訴訟審查,審查的仍然是海關估價中雙方的是與非,法院以第三方的角度審查價格質疑、價格磋商、估價告知等階段的實體和程序的合法性,以及在必要情況下的合理性。因為審查,所以也涉及到舉證責任問題,既在行政訴訟推演敘述過去的估價程序,以及程序的合法與否時,誰承擔舉證責任,去證明自己的敘述屬實,自己的定性正確。這個問題的主要依據是《行政訴訟法》以及配套的司法解釋意見,集中講述舉證責任的則是最高人民法院頒布的《行政訴訟證據規定》。
    舉證規則之一:被告承擔舉證責任。
    依據《行政訴訟法》第三十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的規定,在行政訴訟中,作為被告的海關將對其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承擔舉證責任。若被告不提供證據、依據或者無正當理由逾期提供的,應當認定該具體行政行為沒有證據、依據,法院可以判決撤銷海關估價行為或者判定海關估價行為違法。
    這一規則在學術上被稱作“舉證責任倒置”,關于這個規則,很多行政法著作中都有詳細論述,筆者在讀研究生期間也曾洋洋灑灑著文上萬字進行論述。但讀者似乎不需做太深了解,什么羅馬法如何規定、德國法如何規定、美國判例如何規定并不重要,只要知道基本的含義和操作思路就夠了。
    舉證規則二:原告承擔部分舉證責任。
    根據最高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七條的規定,原告承擔的舉證責任是:
    1、證明起訴符合法定條件,但被告認為原告起訴超過起訴期限的除外;
    2、在起訴被告不作為的案件中,證明其提出申請的事實;
    3、在一并提起的行政賠償訴訟中,證明因受被訴行為侵害而造成損失的事實;
    4、其他應該由原告承擔舉證責任的事項。
    根據上述規定,對于海關估價行政訴訟而言,當事人只需向法院證明海關的確對自己進出口貨物進行了估價就可以了。具體的證據包括進出口資料(合同、發票、倉單、運輸合同、提單、報關單等)、海關制發的《價格質疑通知書》、《價格磋商通知書》、《估價告知書》等。
    舉證規則三:被告在行政程序中無故不提交的證據在行政訴訟提交不得提交。
    這一規則的依據是《行政訴訟證據規定》第五十九條:被告在行政程序中依照法定程序要求原告提出證據,原告依法應當提供而拒不提供,在訴訟程序中提供的證據,人民法院一般不予采納。
    這一規則在具體的行政訴訟中經常被被告拿來打擊原告,有的案件中原告由于缺乏準備一時張口結舌。其實這一規則有幾個限定:被告依照法定程序要求;原告依法應該提供。
    以海關估價程序為例,哪些證據企業依法應該提供或者說必須提供?海關在《價格質疑單》中一般有明確要求,也就是前文羅列過的合同、發票、付匯證明、倉單、運輸合同等,這些材料是企業從事進出口貿易所必需的,提供出來也沒什么大的難度,在實際操作上幾乎所有的企業也按照要求提供了,也就是說:完整地履行了法律規定的義務。海關不能利用這個規則無限擴大材料范圍,使用“其他所有能夠證明真實價格的材料”的說法。在事后的行政訴訟中,一旦企業向法庭提供新的證據,海關就可以以此作為擋箭牌,聲稱“已經要求企業提供了所有材料,但企業在估價過程中沒有提供”,并要求根據這一規則否定企業新的證據。
    舉證規則四:原告有權舉證證明行政機關的具體行政行為違法。
    根據《行政訴訟證據規定》,原告可以提供證據證明被訴具體行政行為違法或不當。原告提供的證據不成立的,不免除行政機關作為被告對被訴具體行政行為合法性的舉證責任。
    通俗地理解這一規則就是:行政機關在行政訴訟中正為證明具體行政行為合法性辛苦舉證疲于應付的時候,原告企業落井下石,再從反面提出證據證明行政機關行為違法。也就是說:原告在訴訟中不是坐等,而是積極反擊。
    在具體的估價訴訟中我曾提交的反擊證據主要是企業經過多方努力調取的進出口貨物的價格行情,我們把涉案貨物近幾年的價格畫了一條坐標軸,以曲線的方式詳細反映出來,證明企業的申報價格在價格的變化區間之內,是合理的,不應該被估價。還有幾次我們提交了出口商出具的說明,證明同期向其他長期合作伙伴的銷售價格,用以說明國內的這次采購在價格上并沒有得到特別照顧。這些證據在實際使用上效果都很好,當然,獲取這些證據事先費了很多的精力和經濟成本。

    YO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