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immcy"></optgroup>
  • <object id="immcy"><button id="immcy"></button></object>
  • <input id="immcy"></input><input id="immcy"><acronym id="immcy"></acronym></input>
  •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 <menu id="immcy"></menu><menu id="immcy"><u id="immcy"></u></menu>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input id="immcy"></input>
  • <input id="immcy"></input>
      • * *

      • * *

      • *

    科越云通關關務資訊

    行業解決方案

    熱搜關鍵詞: 合規認證 云通關報關平臺 智能通關系統 AI報關引擎 AEO合規管家

    估價程序中舉證責任的漏洞和問題.

    來源: 2021-09-08 閱讀文本僅需3分鐘

    作者:趙國華 北京市銘基律師事務所

    摘自《企業如何應對海關審價》


     

    1、對當事人舉證責任不合理的限制
      在海關估價過程中,由于某種客觀原因,證明成交價格的證據可能缺失。在這種情況下,海關是否應該認定進口商未盡到舉證責任而否定其申報價格?一般情況下,導致證據缺失的客觀原因主要是不可抗力和商業習慣。不可抗力指由于不可預見、無法避免、不能克服客觀原因,如地震、海嘯、洪水、軍事政變等導致的證據損毀滅失等情況。商業習慣所導致的證據缺失相對復雜。例如交易雙方在交易過程中沒有簽訂書面合同,這在《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和我國現行的《合同法》中都是允許的,雙方可能通過電子郵件、聊天記錄甚至電話洽談就確定了這筆交易,那么如果海關要求企業提交合同,企業如何應對?
      對這兩種情況,比較公平的做法是:對不可抗力,只要當事人能夠證明此不可抗力存在,且影響到了企業舉證責任的履行,海關就不應該認為企業舉證不能而武斷估價;對商業習慣,應該給予企業適當長的時間采取其他形式予以補正,提交能夠說明情況的說明。
    2、《關稅條例》自相矛盾。
      《關稅條例》第十八條規定:進口貨物的成交價格應當符合下列條件:
      (一)對買方處置或者使用該貨物不予限制,但法律、行政法規規定實施的限制、對貨物轉售地域的限制和對貨物價格無實質性影響的限制除外;
      (二)該貨物的成交價格沒有因搭售或者其他因素的影響而無法確定;
      (三)賣方不得從買方直接或者間接獲得因該貨物進口后轉售、處置或者使用而產生的任何收益,或者雖有收益但能夠按照本條例第十九條、第二十條的規定進行調整;
      (四)買賣雙方沒有特殊關系,或者雖有特殊關系但未對成交價格產生影響。
      第三十四條規定:納稅義務人在規定的期限內未作說明、未提供有關資料的,或者海關仍有理由懷疑申報價格的真實性和準確性的,海關可以不接受納稅義務人申報的價格,并按照本條例第三章的規定估定完稅價格。
      從舉證責任的角度看,海關在適用第十八條第三款時,海關要承擔證明責任,證明相對人申報的成交價格不符合規定條件。如果不能證明,則應當予以認可。
      但第三十四條又規定:當海關懷疑申報的價格的真實性,當事人又不能說明或海關仍懷疑的,可以不接受申報價格。從舉證責任角度看,對申報價格是否真實的證明責任在相對人。
      這兩條規定表面貌似涉及兩種不同情況,但由于第三十四條將證明申報價格真實性的責任賦加給了相對人,則使得這兩條規定在實際適用時變成了一條規定,且將適用范圍擴大。因為海關是否接受申報價格一般均以海關掌握的參考價格為標準。如果海關對申報價格不接受,則不須證明其不符合第十八條規定,只要引用第三十四條,就輕松將本應由自己承擔的證明責任轉嫁給了相對人。有些價格盡管與參考價格不符,但確實是成交價格,依第十八條規定,海關若不能證明其不符合成交價格的條件,就應接受;而由于有了第三十四條,第十八條成了一紙空文,海關完全可以不予適用,相對人也無法引用第十八條維護其權益。而如果申報價格與海關的參考價格一致,也不會引用第十八條去認定其是否符合條件。而且,參考價格只是海關的一種可以作為理由的形式,本質上是海關的毫無約束的自由意志,當海關想懷疑時就可運用第三十四條。
      《關稅條例》是行政法規,立法層次比較高。在《關稅條例》擬定期間,很多海關的專家都進行了反復的論證和研究,但為什么會出現這么明顯的矛盾?筆者揣摩再三,認為也許是因為在這個立法過程中作為海關管理相對人的企業聲音的缺失造成的,因為這個矛盾最大的得益者是作為管理方的海關,最大的受害者是廣大進出口企業。令人驚奇的是:在這么多海關估價的行政復議和訴訟中,從沒有任何一個案件涉及到這個矛盾,主審法院也從未把這個問題上報的國務院出具意見。

    YOBET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