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group id="immcy"></optgroup>
  • <object id="immcy"><button id="immcy"></button></object>
  • <input id="immcy"></input><input id="immcy"><acronym id="immcy"></acronym></input>
  •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 <menu id="immcy"></menu><menu id="immcy"><u id="immcy"></u></menu>
    <input id="immcy"><u id="immcy"></u></input>
    <input id="immcy"></input>
  • <input id="immcy"></input>
      • * *

      • * *

      • *

    科越云通關關務資訊

    行業解決方案

    熱搜關鍵詞: 合規認證 云通關報關平臺 智能通關系統 AI報關引擎 AEO合規管家

    從案例看《審價辦法》(三)

    來源: 2021-09-03 閱讀文本僅需3分鐘

    保修費
    法律條文:
    第十五條 進口貨物的價款中單獨列明的下列稅收、費用,不計入該貨物的完稅價格:
    (一)廠房、機械或者設備等貨物進口后發生的建設、安裝、裝配、維修或者技術援助費用,但是保修費用除外;
    案例: 國內A公司向同屬于某跨國公司集團下的境外關聯企業采購進口貨物,按公司內部原廠發票價格向海關申報進境;貨物進口銷售后發生的保修,由跨國公司在國內專門負責維修的B公司根據A、B公司簽訂的《設備維修服務協議》提供維修服務;保修成本和費用由買方A公司承擔。
    分析:根據WTO估價技術委員會《解釋性說明6.1》對“保修”的解釋,“保修是對貨物擔保的一種形式,如對汽車和電子產品,保修應包涵由承擔保修方為彌補缺陷(零部件和人工)或者滿足某些條件進行替換的成本。如果不符合這些條件,保修將是無效的。保修包括貨物隱藏的缺陷,例如不應該存在的缺陷并且該缺陷影響貨物的使用或減少其使用。”
    《審價辦法》中提到的“維修”,根據WTO估價技術委員會《解釋性說明6.1》,是指:
    “使財產達到適用的狀態的保養、維修或保護,包括為此目的不時的或適時的必要的一般維修的成本”;或關于資產,術語維修的定義是“為資產達到使用壽命進行的保護資產進行的服務的支出和花費;這些花費應作為期間費用或生產成本”;或“使某些貨物保持好的狀態的行為,并且是為此目的必須的”;“負責支持設備或原料運行的公司的服務”
    “保修”和“維修”的區別:
    維修是對貨物一種預防性質的保護,對諸如工業設施和設備等貨物的保護以使其達到其按要求運行的標準;
    保修是對貨物保證的一種形式,如對汽車和電子產品,保修應包括由承擔保證方為彌補缺陷(零部件和人工)或者替換的成本以滿足某些條件。如果不符合這些條件,保證將是無效的。保修包括貨物隱藏的缺陷,例如不應該存在的缺陷并且該缺陷影響貨物的使用或減少它的使用。
    維修應總是要進行的,而保修則僅僅是額外的措施是針對不能正常工作或無法工作的貨物行使的。
    根據上述區分,海關在審核進口貨物完稅價格時,對能與進口貨物的實付或應付價格相區分的“維修”費用或者成本不應計入完稅價格,但與進口貨物相關的作為進口銷售一項要件的“保修”費用或者成本應該計入完稅價格。
    就保修費用而言,海關判斷有關費用是否應稅的一個主要標準是—---相關費用的支付是否是進口貨物的買方自行從事的活動。如果保修費用的支付是買方自行從事的、而不是賣方要求買方為獲得進口貨物必須進行的活動,有關保修費用的支付就不構成出口銷售的條件,不是實付應付價格的一部分,不應計入完稅價格。而關于如何在估價實踐中正確運用這一標準的問題,應從“出口銷售”、“買方自行從事的活動”、“實付或應付價格”等角度進行審核。
    WTO估價技術委員會在《評論20.1》中將對進口貨物銷售后實施的保修分為兩種基本的情形:
    一種是由買方直接或間接負擔成本和承擔保修風險。在這種情況下,是買方決定由其自己負擔保修的成本。此時,任何支付或由買方為保修發生的其它成本,既然是由買方自己從事的活動,根據對《WTO估價協議》第一條的注釋不構成實付或應付價格的一部分。
    另一種是由賣方直接或間接負擔成本和承擔保修風險。在這種情況下,無論是賣方在制訂貨物價格時直接將向顧客提供保修的費用或成本計入成交價格、或是賣方選擇在貨物價格以外另開保修的發票將保修的費用或成本轉嫁給買方、抑或是賣方以合同形式將保修風險轉嫁給第三方并要求買方向第三方支付的形式,保修成本都應該是出口銷售的一項條件且應該是實付或應付價格的一部分,必須計入完稅價格。
    具體到本案,進口商認為保修是貨物進口以后在國內發生的維修服務,其費用不應作為完稅價格的一部分征收進口環節的稅款。
    海關認為,根據我國海關相關法律法規、《WTO估價協議》以及WTO估價技術委員會的有關文件,保修和維修是兩個有本質性區別的概念,保修不同于維修,保修不是海關核定進口貨物完稅價格時的扣除條款,而應作為貨款計入完稅價格。
    進口商還認為:保修是買方自行從事的活動,由此產生的費用不應作為完稅價格的一部分征收進口環節的稅款。
    海關則堅持A公司是跨國集團中一家關聯公司,必須根據集團的指定提供維修等服務,承擔相應服務費用。這項活動是買方根據賣方的要求開展的,不是買方自行從事的活動。因此,此項費用不屬于進口商可以選擇的范疇,而是構成進口貨物銷售的一項要件,應當被計入進口貨物的完稅價格。  

    海關的這個意見有值得商榷之處:有母子關系就一定意味著下級公司的任何行為都是上級的指令嗎?下級公司也是一個獨立的法人,有著自己的國家背景、歷史習慣、經濟關系和利益考慮,并未喪失其應有的法律權利和義務,否則子公司和分公司如何區分?在本案中,至少在材料中難以發現任何能夠證明維修系母公司指令的材料。A公司之所以委托B公司,并不是因為雙方有著共同的母公司,而是因為B公司專門從事母公司產品的維修服務,有著豐富的經驗和完善的設施。


      來源:《企業如何應對海關審價》,轉載請注明出處!

    YOBET体育